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奥术起源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游说
    同样的希亚号,同样的船舱中,同样面无表情的希亚摩尔舰队长。

    只是他对面坐着的人,不再是戈登队长,而是一位看起来三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面庞扁平,棱角显的有几分柔和,棕色短发,偏黑红皮肤,一副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鳄族人面孔,脸上始终挂着一副风轻云淡的微笑,那是智珠在握的自信模样。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永夜军领军事参谋部的新面孔——加布莱主力参谋长。

    加布莱端起面前的茶杯,对着希亚摩尔舰队长示意道:“这是我们军领自产的魔法云雾茶,不仅甘甜可口,明目提神,还有消除疲惫,调理身体等诸多功效,舰队长不妨尝一尝。”

    那种悠然自得的模样,好像他才是此间的主人。

    希亚摩尔舰队长闷哼了一声,别说喝茶,就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相信舰队长已经见到史杜宾国王陛下的使者了,可以确定我先前所言,并非纯粹恐吓舰队长,深陷泥沼的可不光是舰队长,还有你们的国王陛下。”

    加布莱轻轻晃动着茶杯,卷起了一道风云,让那根从茶壶中漏出来的茶叶梗,载沉载浮,“我们永夜军领有句谚语,飞鸟择良木而栖,智者择明主而侍,这是人之常情,舰队长就算不为自己考虑考虑,也要为跟随你的兄弟们考虑考虑。

    我先前已经为你们分析过了,你们东海国覆灭的必然性,一是体制,二是技术,咱们双方都不在一个档次上。

    当你们选择在东海扎根,选择与永夜军领作为邻居的时候,你们的结局就已注定。

    以前任由你们在这里生长,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抽出精力来,现在我们已经集中了全军领的精力,准备对付你们了。

    你觉得还有幸免的道理吗?

    哪怕侥幸逃过这一劫,未来的五年和十年呢?

    短时间内,你们的舰队确实拥有数量优势,但是你们在没解决双方在战舰上的技术差,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停的被我们蚕食,用你们的战舰充实我们的舰队。

    等到双方战舰的数量,不再具有差距,或者逆转时,那个时候,又是一种怎样的情形,不用我向舰队长描述吧?

    若是那个时候,舰队长再选择我们军领,那可就是两种情形了。

    当然了,舰队长或许想说,你们会拼尽全力,追平双方的技术差。

    不是我小瞧你们,而是你们有没有这份最基本的前提。

    足够的财力。

    知道我们永夜军领,过去一年在军费上面的总支出是多少吗?

    一亿五千万王室金币。

    其中一半是花费在这些技术革新上。

    明年军费预计总投入将会达到两亿王室金币。

    这种大手笔的投入,我们已经整整持续了十年之久。

    请问你们东海国过去一年的,总收入又是多少?

    若是连基本的投入都没有,你们又拿什么来拉平差距?

    舰队长是聪明人,究竟是跟着一艘破船一起沉没,还是趁机登上一艘刚刚下水的新型战舰?

    不瞒舰队长,我们永夜军领虽然研究出了跨时代的新式战舰,但是在水军,尤其是海军这一块,涉足时间终归太短,尤其是远洋这一块,需要大量经验丰富的船长、舰队长的加入、

    若是舰队长能做出明智选择,一定会得到领主大人的重用。

    舰队长难道就不想率领一支由新式战舰组成的舰队,纵横三大海域吗?”

    加布莱主力参谋长声调并不高,甚至没有动用什么实质性的威胁词语,有的只是平铺直述,但是对希亚摩尔舰队长这样的人来说,威胁之意扑面而至。

    因为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没有比未来更重要的事情。

    希亚摩尔舰队长始终沉默以对,不过闪烁的目光,显示着他内心的挣扎。

    只是背叛的决定并没有那么容易下,尤其是这种下了后,就没有回旋余地的决定。

    加布莱也没指望希亚摩尔舰队长,这么痛快的点头答应,不停的往天平上,增加筹码道:“舰队长能拖下去,你岸上的那些兄弟,可坚持不了那么久,听说舰队长是后来并入第三舰队的,若是你的嫡系损失过重,舰队长认为自己还能在东海国占据第一舰队长的位子吗?

    就算是我们放开了口子,放舰队长的舰队平安的返回了东海国,你认为主力舰队严重受创的史杜宾,能够容得下你?”

    这一刀,无疑刺中了希亚摩尔舰队长的致命要害,让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东海国的前身,第三舰队内部关系错综复杂,真要划分的话,还是能划分两部分。

    一部分就是正儿八经康芒斯家族出身,其主要围绕着象征意义的龙骸战舰组成,史杜宾自然是正主。

    还有一部分则是大大小小的海盗团,或者西海岸城市的正统商队,由于康芒斯家族势力太大,托庇在他们名下。

    随着时间推移,很多都与康芒斯家族纠缠到了一起,很难分出彼此。

    至少外人很难分出彼此,但是在他们内部上,还是有所分别的,尤其是东海国成立,史杜宾一跃成为国王后。

    内外划分更明显了,康芒斯家族出身的,自然是嫡系,像希亚摩尔这样的外姓人,既得重用,又得提防。

    这种策略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嫡系的力量大于外系力量。

    若是两者的这种平衡被打破的时候,那么情况只会剩下一个——那就是提防。

    更要命的是,作为外系力量的领头人希亚摩尔,为了自己所代表的派系不处于弱势地位,态度表现的一向比较强硬,甚至称得上野心勃勃。

    以前就惹来不少的非议。

    但是史杜宾看重他手中掌握的力量,将这些非议强行压了下去。

    一旦史杜宾国王陷入虚弱状态,他的猜忌之心,将会比任何人的都要重。

    很显然,加布莱在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已经充分了解了东海国的内部状况。

    “使者不用多说一些,局势我非常清楚,但是我不能下这种决定。”希亚摩尔无比艰难的开口道,“并非我对东海国的局势抱有期望,而是史杜宾对我们这些外人从来没有信任过,我们的族人都被他们扣押在大湾群岛,一旦我们背弃东海国,他们必然遭殃,我贸然下达这种命令的结果只有一个,造成我率领舰队的内讧决裂,到时候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希亚摩尔的反应,加布莱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放下茶杯,郑重其事的道:“舰队长无需为这一块担心,我们为你们都考虑好了,我们已经主动放开了口子,若是不出意外,莱顿已经收到了伪王史杜宾的求援信,相信不出一周,他们就会聚集留守的舰队,全力救援伪王。

    舰队长放心,我们并没有驱使你们,阻拦莱顿率领的救援舰队的意思,毕竟做出明智选择是一码事情,与自己曾经的同僚开战,又是另一码事情。

    我想要说的是,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那个时候,东海国已经全无防守的力量,正是你们将自己的族人,从那里接出来的最佳时机,如此一来,你们不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这个……”希亚摩尔再一次陷入了踌躇,目光闪烁,显然陷入了新一轮的权衡。

    权衡其中的风险和利益大小。

    扑愣愣!

    就在这时,一声羽翼拍动声传来,一道灰色身影出现在加布莱的肩膀上。

    终于来了。

    加布莱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喜色。

    什么东西?

    希亚摩尔舰队长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整个人弓弦一样崩了起来,右手不由自主的按在自己的随身武器上。

    “冷静,舰队长冷静,这只是我的专属传讯山鹰,放心,乖巧的很,没有太大的攻击性。”加布莱急忙出言安慰道。

    希亚摩尔定神一看,果不其然。

    加布莱肩膀上站着一只比普通海鸟大不了多少的鸟类。

    这只所谓的山鹰,体型虽小,但是顾盼之间,有着专属于鹰类的精气神。

    更古怪的是,希亚摩尔从它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清晰的术法能量。

    同时还有一个巨大的疑问,在希亚摩尔的心头回旋,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他与加布莱的会面,属于绝密行为,不仅在周围布下了众多亲信把守,不允许任何活物的进出,他们现在更处于完全封闭的密室中。

    加布莱的传讯山鹰,究竟是怎么钻进来的?

    永夜军领不仅人不能用常理衡量,就算是鸟兽,也打破了他的常识认知。

    加布莱主力参谋长手中的山鹰,名字虽然依旧叫传讯山鹰,却早已经不是第一代了,而是精心育种的第八代魔法传讯山鹰。

    这种在生物异常研究所,大力协助下培养出来的魔法山鹰,不仅拥有更小体型、更快速度、更强的认路能力,同时还拥有打破生理极限的战斗力,以及比较特殊的类法术能力。

    加布莱拥有得这一只,拥有影遁的特殊能力,这种特殊能力,并非源自于阴影噬魂豹,而是源自于永夜军领最近几年对阴影夹缝的研究,从那个世界提取的独特生物样本。

    目前这种魔法传讯山鹰属于高端用品,还没有彻底普及开,主要配给中高层。

    加布莱虽然看出了希亚摩尔心中的疑惑,却没有向他解释的意思。

    若是他能够做出明智的选择,加入了永夜军领,早晚有一天,他会了解这个小家伙,甚至会拥有自己的专属传讯山鹰。

    若是他一意孤行,与永夜军领做对到底,这就属于军事秘密的范畴了,更没有资格知道。

    加布莱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道:“我的灰影带来了一条讯息,与舰队长相关的,不知道舰队长有没有兴趣知道。”

    “什么讯息?”希亚摩尔舰队长心头警铃大作,对方的笑容,让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非常不好的那一种。

    “我刚刚得到消息,史杜宾的使者戈登,一个小时前遇刺,你猜猜刺杀他的人员是谁?”加布莱不答反问。

    “什么?”希亚摩尔勃然变色,“你们派人刺杀了国王使者?”

    “错。”加布莱并没有继续卖关子,“恰恰相反,是我们的人救了戈登队长一命,应该是舰队长派人刺杀了戈登队长,也不对,更准确说,戈登队长认为是舰队长派人刺杀了他,因为出手刺杀他的是艾德和科尔水手长。”

    加布莱说的有几分绕,过了数秒钟,希亚摩尔舰队长方才完全反应过来,脸色已经变成了酱紫色,铮的将随身佩刀抽出了一半,怒声咆哮道:“你们算计我?艾德和科尔,什么时候被你们收买了?那两个混蛋现在在哪里?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若是怕死,我就不会来这里了。”加布莱依旧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若是我死在这里,舰队长以及你们的兄弟,可就不会再有第二条路可走了,永夜军领是不会与沾染了他们谈判使者鲜血的敌人谈判,到时候我将会有数以万计的人陪葬,又何惧可有?”

    “你……”希亚摩尔舰队长喘着粗气,双目中都快要喷出火来,但是随身佩刀的另一半,却迟迟抽不出来。

    虽然他不清楚加布莱所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他赌不起。

    毕竟对方那一边的筹码是上岸的三万东海士兵,以及自己舰队的未来。

    “史杜宾的使者究竟能不能从我们手中逃回去,那就要看舰队长的选择了。”加布莱再次为自己的茶杯中续满了水,“时间不等人,相信莱顿现在已经开始召集战舰,准备救援了,若是你们不抓紧时间,将会错过最佳的救援时间,到时候无论你做不做出选择,等待你们的都会是无比凄惨的下场。”

    “我还有的选择吗?”希亚摩尔舰队长发出一声绝望悲鸣。

    加布莱做出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最后咧嘴一笑道:“好像没有。”

    “那你还在这里废话什么?”希亚摩尔气急败坏的道,“究竟如何救援我们的族人?总不能让我们空着船回去吧?史杜宾和莱顿就算再蠢,也不会让自己的核心港口空城的,肯定或多或少的有防守力量。”

    “这个舰队长不需要担心。”加布莱精神振奋的道,“到时候我们会选择释放一部分舰队长的步兵回来,同时也会派几艘新式战舰配合你们的行动,那些防御力量太强的港口,交给我们的新式战舰就成,到时候,你们只需要专心救人就成。”

    “三天,我们只有三天的准备时间。”希亚摩尔硬邦邦的道,“还有,在此期间的,我要亲自面见你们的领主,不要告诉我你做不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