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异世在线杂货店 > 第297章 幕后黑手
    除了第一个目标让人比较尴尬之外,后面的目标都正常了许多,大半夜的都在老老实实的睡觉。

    正因为如此,曾沐阳的行动也方便了很多。

    他接连控制着几个目标把自己带到了金银财宝的储藏之地,把所有的金银财宝一个不留的收入空间戒指之后,他再给目标喝下能够删除记忆的药水或者吞下药丸,把他们送回去继续睡觉,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很快,按照之前的规划,曾沐阳来到了青林城的城主府。

    虽然城主府比那些有钱的家族守卫要森严了许多,但是对于一名武王境界的强者来讲,这些低级武者甚至是普通人组成的守卫,完全是形同虚设。

    因此,曾沐阳毫无压力的就潜入到了城主赵裕森所居住的地方。

    更让他较为欣慰的是,作为一城之主,赵裕森晚上的生活并没有那么糜烂。

    偷偷溜进卧房里,看着在那里和城主夫人同床共枕熟睡中的赵裕森,曾沐阳稍稍缓和了一口气。

    本来还担心这城主过着夜夜笙歌的生活,自己不好下手,但是目前来看的话,这份担心可以省掉了。

    咻!咻!

    曾沐阳快速出手,在两人身上连点了几下。

    首先,他点了城主夫人的睡穴,以防止她突然醒来,然后点了城主的哑穴,以防止他突然大叫,把附近的守卫吸引过来。

    动静虽然不大,但赵裕森的警惕性还是蛮高的,在被点穴之后立马就清醒了过来。

    看着床边突然出现了一位身穿夜行衣的陌生男子,赵裕森心里大惊,连忙瞪大了眼睛,立马张口准备叫守卫。

    可是,被点了哑戏的他说可不了话。

    “唔唔……”

    “来听话,先把这个喝下去。”

    曾沐阳可不管那么多,还是按照之前的做法,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管吐真药。

    一手捏住赵裕森的下巴,另一手把药剂倒入了他的口中。

    不等他把药吐出来,曾沐阳直接合上他的下巴,手掌往他后背一拍,顿时逼他喝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后,曾沐阳才松开了他,并且开口说道:“接下来我会点开你的哑穴,但是你千万别想大喊大叫,否则不但你要死在我的剑下,就连你的夫人和儿女同样要给你陪葬。”

    说话间,曾沐阳翻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搭在了赵裕森的肩膀上。

    赵裕森吓得浑身直哆嗦,剑都搭在脖子上了,他自然不会怀疑这陌生人所说的话是否在开玩笑,于是他不停的点着头,嘴里嗯嗯的表示答应。

    虽然说不出话来,但是简单的嗯几声,其实还是能做到的。

    而且赵裕森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陌生人不是一个简单的高手。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今天传的沸沸扬扬的丰和城城主府事件,或许就和此人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可是一位厉害的高手,完全不是他能反抗的。

    同时赵裕森也明白了一件事情,既然这神秘高手找上门来了,那么恐怕自己多年积累的金银财宝也要不保了。

    笃!

    曾沐阳一指点在他身上,解开了哑穴。

    一恢复过来能说话后,赵裕森就忙不迭的道:“这位大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今天大闹丰和城城主府的人也是你吧?既然你是要求财,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财产放在哪里,但是请你一定不要伤害我的夫人和儿女……”

    曾沐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行了,先给我住嘴,接下来是该我问你话,而不是你问我话。”

    “好的,大侠你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现在剑还架在脖子上,赵裕森又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只能表示配合。

    曾沐阳也不浪费时间,直入主题道:“那我问你,你有没有派人去咂天宇杂货店的公交车!”

    “啊?还有这种事吗?我可没做过啊!”赵裕森连忙一口否决,同时心里一动,他突然有点明白了,这人有可能是那叶天宇派来的。

    当然了,明白归明白,但目前这个场合还是装傻比较重要,不能表现的太聪明。

    这一点对于身为城主的他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

    “你真的没有做过?”曾沐阳皱起了眉头,狐疑的看着赵裕森。

    在他看来,这一次的目标当中,嫌疑最大的应该就是这青林城的城主才对。

    然而现在他却告诉自己,他没做过,这就让人纳闷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曾沐阳自然也希望尽早,找出那个幕后黑手,这样一来的话,后面也不用再忙活了。

    这找来找去的毫无目标,说来他也心累啊!

    而且,若是找出了幕后黑手,说不定老板一高兴,还有奖赏也说不准。

    他在天宇杂货店生活了也有好几天了,多多少少能够明白一点叶天宇的性格。

    就说店里的那几个员工,只要平时交代的事情做得好,奖赏可是从来都不少的。

    那几个员工都是普通人,每次奖赏最少都是金币,而他作为一名武王级别的强者,老板若是要奖赏的话,自然不可能是金币,很有可能是对他而言都很有用的宝物。

    比如暂时借给他的那个传送权杖,万一老板高兴的话,说不准就从暂借成永久了。

    “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让人去砸天宇杂货店的车。”见曾沐阳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赵裕森连忙直起身体,指天发誓道:“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对天发誓,如果我让人去砸天宇杂货店的车,不让我不得好死,天降五雷轰顶……”

    除了第一个目标让人比较尴尬之外,后面的目标都正常了许多,大半夜的都在老老实实的睡觉。

    正因为如此,曾沐阳的行动也方便了很多。

    他接连控制着几个目标把自己带到了金银财宝的储藏之地,把所有的金银财宝一个不留的收入空间戒指之后,他再给目标喝下能够删除记忆的药水或者吞下药丸,把他们送回去继续睡觉,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很快,按照之前的规划,曾沐阳来到了青林城的城主府。

    虽然城主府比那些有钱的家族守卫要森严了许多,但是对于一名武王境界的强者来讲,这些低级武者甚至是普通人组成的守卫,完全是形同虚设。

    因此,曾沐阳毫无压力的就潜入到了城主赵裕森所居住的地方。

    更让他较为欣慰的是,作为一城之主,赵裕森晚上的生活并没有那么糜烂。

    偷偷溜进卧房里,看着在那里和城主夫人同床共枕熟睡中的赵裕森,曾沐阳稍稍缓和了一口气。

    本来还担心这城主过着夜夜笙歌的生活,自己不好下手,但是目前来看的话,这份担心可以省掉了。

    咻!咻!

    曾沐阳快速出手,在两人身上连点了几下。

    首先,他点了城主夫人的睡穴,以防止她突然醒来,然后点了城主的哑穴,以防止他突然大叫,把附近的守卫吸引过来。

    动静虽然不大,但赵裕森的警惕性还是蛮高的,在被点穴之后立马就清醒了过来。

    看着床边突然出现了一位身穿夜行衣的陌生男子,赵裕森心里大惊,连忙瞪大了眼睛,立马张口准备叫守卫。

    可是,被点了哑戏的他说可不了话。

    “唔唔……”

    “来听话,先把这个喝下去。”

    曾沐阳可不管那么多,还是按照之前的做法,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管吐真药。

    一手捏住赵裕森的下巴,另一手把药剂倒入了他的口中。

    不等他把药吐出来,曾沐阳直接合上他的下巴,手掌往他后背一拍,顿时逼他喝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后,曾沐阳才松开了他,并且开口说道:“接下来我会点开你的哑穴,但是你千万别想大喊大叫,否则不但你要死在我的剑下,就连你的夫人和儿女同样要给你陪葬。”

    说话间,曾沐阳翻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搭在了赵裕森的肩膀上。

    赵裕森吓得浑身直哆嗦,剑都搭在脖子上了,他自然不会怀疑这陌生人所说的话是否在开玩笑,于是他不停的点着头,嘴里嗯嗯的表示答应。

    虽然说不出话来,但是简单的嗯几声,其实还是能做到的。

    而且赵裕森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陌生人不是一个简单的高手。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今天传的沸沸扬扬的丰和城城主府事件,或许就和此人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可是一位厉害的高手,完全不是他能反抗的。

    同时赵裕森也明白了一件事情,既然这神秘高手找上门来了,那么恐怕自己多年积累的金银财宝也要不保了。

    笃!

    曾沐阳一指点在他身上,解开了哑穴。

    一恢复过来能说话后,赵裕森就忙不迭的道:“这位大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今天大闹丰和城城主府的人也是你吧?既然你是要求财,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财产放在哪里,但是请你一定不要伤害我的夫人和儿女……”

    曾沐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行了,先给我住嘴,接下来是该我问你话,而不是你问我话。”

    “好的,大侠你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现在剑还架在脖子上,赵裕森又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只能表示配合。

    曾沐阳也不浪费时间,直入主题道:“那我问你,你有没有派人去咂天宇杂货店的公交车!”

    “啊?还有这种事吗?我可没做过啊!”赵裕森连忙一口否决,同时心里一动,他突然有点明白了,这人有可能是那叶天宇派来的。

    当然了,明白归明白,但目前这个场合还是装傻比较重要,不能表现的太聪明。

    这一点对于身为城主的他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

    “你真的没有做过?”曾沐阳皱起了眉头,狐疑的看着赵裕森。

    在他看来,这一次的目标当中,嫌疑最大的应该就是这青林城的城主才对。

    然而现在他却告诉自己,他没做过,这就让人纳闷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曾沐阳自然也希望尽早,找出那个幕后黑手,这样一来的话,后面也不用再忙活了。

    这找来找去的毫无目标,说来他也心累啊!

    而且,若是找出了幕后黑手,说不定老板一高兴,还有奖赏也说不准。

    他在天宇杂货店生活了也有好几天了,多多少少能够明白一点叶天宇的性格。

    就说店里的那几个员工,只要平时交代的事情做得好,奖赏可是从来都不少的。

    那几个员工都是普通人,每次奖赏最少都是金币,而他作为一名武王级别的强者,老板若是要奖赏的话,自然不可能是金币,很有可能是对他而言都很有用的宝物。

    比如暂时借给他的那个传送权杖,万一老板高兴的话,说不准就从暂借成永久了。

    “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让人去砸天宇杂货店的车。”见曾沐阳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赵裕森连忙直起身体,指天发誓道:“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对天发誓,如果我让人去砸天宇杂货店的车,不让我不得好死,天降五雷轰顶……”

    那几个员工都是普通人,每次奖赏最少都是金币,而他作为一名武王级别的强者,老板若是要奖赏的话,自然不可能是金币,很有可能是对他而言都很有用的宝物。

    比如暂时借给他的那个传送权杖,万一老板高兴的话,说不准就从暂借成永久了。

    “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让人去砸天宇杂货店的车。”见曾沐阳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赵裕森连忙直起身体,指天发誓道:“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对天发誓,如果我让人去砸天宇杂货店的车,不让我不得好死,天降五雷轰顶……”

    “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让人去砸天宇杂货店的车。”见曾沐阳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赵裕森连忙直起身体,指天发誓道:“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对天发誓,如果我让人去砸天宇杂货店的车,不让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