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 > 第一百零三章 告别少林
    天明的时候,叶枫他们一行人准备出发离开少林寺了。

    住持仁山毅公大师对于叶枫他们在勘破这一次少林寺一连串的**中所作出的努力深表感激,亲自一路相送,一直送到了山门之外。

    清晨暖暖的秋阳照耀在身上,让人感觉到一股懒洋洋的惬意。

    叶枫看着身旁仁山大师走在山道上,那一把迎着山风飘散开来的苍白的胡须,忽然开口问道:“不知大师将准备如何处置了空大师?”

    仁山大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其他人,他们全都只顾着观赏秋日晨曦中少室山的美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和叶枫的谈话。

    于是仁山大师压低了声音说道:“了空师弟已经被废去了武功,现在已和常人无异,想来他如今对于那位轩辕公子来讲,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了。纵使他之前犯下千万条罪责,如今也已经幡然悔悟,情愿终生于青灯古佛之前的忏悔其罪。”

    “于是老衲决定让了空师弟今后的余生都在后山石洞中度过,面壁思过,每日研读佛经,希望可以化解他之前所犯下的这些罪孽。阿弥陀佛!”

    仁山大师垂首宣了一声佛号,一旁的叶枫却感觉到有些意外。

    如此这样的惩罚便已足够了?

    先不论了空大师在出家为僧,拜在松庭子严大师门下之前,他在江湖上号称“活阎罗”,是出了名的巨匪大盗,杀人无算,血债累累。

    就说他皈依佛门之后,依旧被轩辕公子要挟,成为了他十殿阎罗之一的阎罗王,华山秘窟之中的那些累累白骨,不知道当年有多少都是死在他的手上。

    就算当年的华山惨案他是受人胁迫,并非出自他的自愿,如今在少林寺残杀无辜的周叔周婶夫妇,毒杀师兄了尘大师,这些斑斑血债,可全都是铁证如山,不容置疑的。

    然而如今,这样一个满手血腥,恶贯满盈之徒,却只是被废去武功,幽居石洞之中颐养天年,这样的所谓惩罚,要如何额去告慰那些在九泉之下的怨魂们?

    叶枫不自觉的忽然又想起了他的那位朋友,唐仇。如果唐仇还活着,知道他的杀父仇人之一竟然是这样的惩处,他会满意吗?他会善罢甘休吗?

    可惜,唐仇如今已经不在了,那些杀害他父亲的恶人们还未伏诛,那策划了一切阴谋的轩辕公子还没有揭开他神秘的面纱,唐仇却已经不在了。

    叶枫心中不觉涌起了一股悲愤之情,在胸口激荡碰撞着。

    似乎是看见了他脸上愤愤不平的神色,仁山大师低着头叹息了一声,声音压得更小了:“了空师弟无论怎么说,也是曹洞禅宗的弟子,是名满天下的松庭子严大师的爱徒,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对于少林寺,对于曹洞一宗,对于子严大师的名声都会大大的受损,为了不使其蒙垢,不能不低调处理。”

    “老衲虽然如今身为少林寺的住持,不过到底是个外来的僧人,很多事情都不得不顾忌许多,身不由已。为了少林的百年清誉,也请叶公子对于此事,可以守口如瓶,切勿外泄。”

    叶枫点了点头,应允了仁山大师。

    看着眼前仁山大师那略显无奈和疲惫的神情,他心中不由得有些肃然起敬。

    仁山大师虽然确实并非少林出身,也不是曹洞一宗的弟子,可是他的行事处置,无不少林寺和曹洞正宗为重,处处考虑它们的清誉名声,纵然处处受到掣肘,经常遭到排挤,却总是从大局出发考虑,这样的胸怀气度,实在是常人难及,令人敬佩。

    望着仁山大师那并不太好的脸色,叶枫忽然想到了他身上所中的五毒门

    的剧毒,于是开口问道:“不知大师所中之毒现在如何了,可有解除之法?”

    仁山大师脸上浮现出了微笑,用感激的目光望了叶枫一眼:“多劳叶公子挂怀,老衲身中之毒,之前程姑娘已经给老衲留下了药方,只要以后每日照此方煎服,假以时日,料想必无大碍。”

    叶枫点点头,顿时感觉放心了不少。程姑娘的医术如何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既然她已经给仁山大师诊治过了,料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了。

    走着走着,前面便是少林寺的山门了。

    远远的,却看见有两个身影正在拾级而上,迎面走来。

    其中一个身材修长,文质彬彬,而另一个却又矮又胖,身形滚圆。

    正是叶枫的两位义兄解祯亮与张痴张胖子!

    之前他们两人在杭州城中托词借故留了下来,并未与叶枫他们同行前来少林寺,如今却自己循着找过来了。

    叶枫看见他们,喜出望外,连忙招手大声招呼。

    两位义兄看见叶枫他们,也自然是欣喜异常,加快步伐迎了上来。

    甫一见面,叶枫便问道:“我们正打算要离开,你们俩怎么现在过来了?要是迟得片刻,我们便错过了。”

    张胖子嘿嘿的笑着说道:“杭州那边的事情已了,因此我们便日夜兼程赶了过来。好在没有错过你们,如此便不必进那寺庙中去了。”

    叶枫素知张胖子贪嘴好吃,之前曾陪伴叶枫在少林寺修习易筋经之时,对于少林寺中那些清淡无比的饮食就颇有微词,满腹牢骚,于是笑道:“你们在杭州城中有什么事可干?无非是你不惯这里粗茶淡饭,贪恋杭州城的美食,故而流连吧?”

    他的这番话本是打趣,却不料张胖子脸色一整,说道:“这一回你却错了,我们留在杭州城中,确实是有要事要办。”

    叶枫看他说得认真,不由得心中大奇,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张胖子这时候却卖起了关子,神秘的一笑说道:“人人都说老四你是天下第一的聪明人,你不妨猜上一猜?”

    叶枫见他故弄玄虚,便不再搭理他,转身与仁山大师作礼告辞。

    看到叶枫不搭理他,张胖子急得抓耳挠腮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转,连声催促着叶枫赶紧猜。

    解祯亮则是见惯了他二人斗嘴,微笑着站在一旁并不言语。

    叶枫对张胖子正色摇头道:“不猜,你爱讲不讲,反正我对于你们在杭州城中的那些个风流韵事一点也不感兴趣。”

    张胖子面露得色:“这回你可猜不到了,我们在杭州城做的绝非什么风流韵事,而是大快人心的大好事!”

    叶枫满面的不相信,也不答话,转头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张胖子看叶枫丝毫不以为意,顿时大感无趣,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那就告诉你好了。你可还记得之前我们在杭州城之时听说的那个周老铁周新被冤杀的事情?”

    叶枫闻言一愣,脚下慢了下来:“你说的是被人诬陷而屈杀了的,外号冷面寒铁的周新周大人?”

    张胖子说道:“除了这个周老铁,还会有别人吗?话说这个周新当初被锦衣卫指挥使纪纲诬陷,说他在浙江任上贪赃枉法,欺压当地百姓和大小官员,而主动战锤作证指认他的,就是那个曾是他弟子的黄县令。”

    叶枫点点头,这件事他曾听说过,当时心中也是感到极为不忿,像周新这样铁面无私,刚正清廉的官员,实在是不多见,要说他贪赃枉法,实在是难以让人信服。

    张胖子有

    些义愤填膺的说道:“要说这个周老铁又冷又硬,像一块寒铁一样毫无人情味,这我相信,但是要说他贪赃枉法,分明就是诬告!更何况指证他的还是他曾经的学生,如此丧尽天良,陷害自己的恩师,全浙江的百姓对于这个黄县令无不恨之入骨。”

    这时候,张胖子的神色忽然一变,说道:“幸而苍天有眼,这位丧尽天良,靠着陷害恩师而加官进爵的黄县令,被任命为了一州大员,却在赴任的途中,路遇一伙盗匪行劫,不但被劫去了所有财物,连他自己也被盗匪所杀,尸首吊在树上,曝尸荒野,都发臭了才被人发现,也算是遭到报应了。”

    叶枫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张胖子想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那些所谓的盗匪,是你们向隆平侯张信借调的军士假扮的吧?”

    张胖子也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就如同小孩子恶作剧却被当场抓住了一般的尴尬,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枫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们先是借故和隆平侯张信叙旧,留在杭州城中,我还不清楚你们?你们和隆平侯张信之间有什么旧好叙的?”

    “刚才你又故弄玄虚的声称你们干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大好事,接着又说起了那出卖恩师,陷害忠良的黄县令的可悲下场,如果这样我还猜不出来,那我就真的是个傻瓜了。”

    张胖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错,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向隆平侯张信借兵做下的,说起来那隆平侯为人还真不错,我们把周老铁冤死的真相告诉他之后,再告诉他我们已经打听到了那个黄县令赴任的路线,人家二话没说,立马把身边的护卫兵士借给了我们,真够意思。”

    叶枫皱着眉头说道:“你们这也叫做了件好事,你们冒充盗匪,劫杀朝廷命官,这就是知法犯法!你们这样不择手段的做事,和他这样的奸臣恶徒,又有什么区别?”

    张胖子似乎没有料到叶枫会这样说,面色一变,有些恼怒的说道:“这个黄县令为了升官发财,不择手段,连自己的恩师都要陷害,这样的人渣就算当上了一州长官,难道就会幡然悔悟,洗心革面?只怕反而会为祸一方百姓而已。”

    “我们这样做,不过是为百姓除此大害而已。我们不杀他,你难道还指望着天降灾祸报应于他?或者是朝廷忽然改了态度,皇上忽然圣明起来,为周老铁平反,杀了这个狗东西?”

    “你去打听打听,浙江境内的百姓听说这个黄县令的下场之后,有谁不欢欣鼓舞,有谁家不焚香祭天?百姓们都说是老天开眼,恶人终有恶报,难道我们替天行道,替百姓除害,这样做错了吗?”

    叶枫垂下头,有些无言以对。

    张胖子说得不错,像黄县令这样的恶徒的确是死不足惜,他们这样做也的确是为百姓除了一害,大快人心。

    对付这样的恶人,老天的报应是指望不上的,那朝廷呢?

    只要天下有朝廷,有官员,就迟早会出现像纪纲这样的奸人当权,有了当权的奸臣,身边就一定少不了像黄县令这样的趋炎附势,不惜出卖自己的良心和灵魂的小人。

    历朝历代,这样的人物从来不曾缺少过,然而当权的奸臣往往都是春风得意,而真正下场悲惨的,却大都是像周新这样刚正不阿的忠义之士。

    可是历朝历代以来,像周新这样的忠义之士却从来也不曾畏惧过,没有犹豫过,总是前仆后继,或许这样,才是他们最值得人们尊敬和佩服之处。

    张胖子他们究竟有没有做错?

    叶枫心里这一时之间,也有些迷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