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魂帝武神 > 第二千三百九十八章:更值钱
    水凝寒,仍旧娓娓道来。

    “那时,东方家主顾忌着洛尊者的身份,并未好拒绝。”

    “故,东方家主给出了两个条件。”

    “一,是让莫悠入赘,以赘婿的身份加入东方家。”

    “二,则是莫悠必须败他东方家第一妖孽东方麒麟。”

    “而结果,很显然。”水凝寒摇头一笑。

    “以莫悠的傲气,怎可能改姓入赘。”

    “故他那时只傲然地拔剑,只说挑战东方麒麟,婚事再不必多谈。”

    凌鸿玩味一笑,“东方麒麟可是个狠人,莫悠怕是讨不了好吧。”

    “不错。”水凝寒点了点头,“忘忧剑虽强,却始终敌不过东方家的这头麒麟。”

    “洛尊者虽厉害,可莫悠终归未得他几分真本事。”

    “而东方麒麟尤为护短,莫悠当众负了东方芷,暴怒下险些没杀了莫悠。”

    “莫悠在他手上,甚至走不过三招便已重伤。”

    凌鸿皱了皱眉,“那这关东方芷什么事?”

    “你说呢?”水凝寒蓦地冷笑,“那时的莫悠,何等傲气,何等风头盛大,又是何等意气风发?”

    “被东方家主当众开出这入赘条件,不亚于直接羞辱。”

    “之后三招落败,被轰成重伤赶出东方家,这对一个傲气的妖孽而言,是何等屈辱?”

    “不过最后这莫悠倒真不愧是个绝世剑修,硬是没心智受损,一蹶不振,反越挫越勇,甚至数年后曾经达到可与我比肩的地步。”

    “只是。”水凝寒耸了耸肩,“在东方芷看来,这是她的错。”

    “与其说莫悠负了她,倒不如说因为她,方让这个她爱着的男子受尽屈辱。”

    “若不是因为她,她父亲不会这般羞辱刁难莫悠。”

    “若不是她,她哥哥东方麒麟不会将莫悠彻底击垮重伤,让这个天骄宛若成了一个小丑笑话。”

    “所以,你现在懂了。”水凝寒摇头一笑。

    “东方芷对莫悠的,绝不仅仅是寻常爱意,也不仅仅是普通愧疚自责。”

    “另外,当年是因修罗总殿主的关系,东方家主才会断然否定这场婚事;而萧逸扬名中域,可是以修罗殿和风刹殿两殿武者的身份。”

    “嫉妒和憎恨,早在许久前便产生。”

    “而一年多前,本该作为洛尊者亲传弟子的莫悠,他日接任黑魔殿和黑云学教亦是板上钉钉之事,却忽然冒出个黑袍萧寻,直接被洛尊者宣告中域定作接班人。”

    “嫉妒与憎恨,此为其二。”

    “再接着,黑袍萧寻竟然便是萧逸。”

    “也就是说,这一切都属于萧逸。”

    “最后,是萧寻、易霄、萧逸,三大身份,竟为同一人。”

    “呵。”水凝寒的笑容化作了玩味,“当嫉妒与憎恨存在之时,再添爆发,便是极致。”

    “当一切都变得看不顺眼时,眼中所见,便悉数扭曲,尽存黑暗。”

    “本就心存偏见,再加这无限猜疑,一切,便忽然成了心头的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当一样东西被打上绝对的标签,加上心头无尽的愤怒与扭曲的心智,那时…便不再有非黑即白,只余单纯的浓郁黑暗。”

    “而愧疚与自责还有爱意,又将这些黑暗推至巅峰,周而复始,愈演愈烈。”

    “好复杂。”凌鸿苦笑一声。

    水凝寒轻笑,“人性本就复杂。”

    “哦,对了。”水凝寒猛地直视凌鸿,“你刚才说,若给你东方芷那般家世,你会比她做得更好。”

    “我倒想问问,你真有这般自信?”

    “我给予你的传承与武道资源,绝不比她差。”

    “我曾经给予你的底蕴,虽不及东方芷的白浪军,但东方芷对上的乃是妖族大司命,而我曾经给你的任务,仅是萧寻二字。”

    “那时的黑袍萧寻,算不得羽翼丰满,你手中可用的战力远超于他,可你给我带来的,是什么答案?”

    夜风呼啸,本只冰凉,此刻,却陡然温度骤降,寒冷如霜。

    凌鸿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面露惧色,他绝不敢忘记,面前这个绝美而时常微笑的女子到底可怕到何等地步。

    “水…水姑娘息怒。”凌鸿单膝跪下,颤抖着。

    同时,他知道这位水姑娘几乎无所不知,上至古老秘辛,下至各大势力的秘密。

    而水姑娘,无论在述说着什么事时,都总云淡风轻,面露微笑。

    可这时,他却忽然反应过来,水姑娘今日的交谈中,几乎九成都是微笑,却少有的露出过冷笑以及微微加重语气。

    按理说,莫悠和东方芷的这些往事,绝入不了这位水姑娘的眼眸,更不可能让她有什么脸色波动。

    当然,凌鸿亦不敢妄加猜测。

    “这,该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水凝寒微笑着,“毒袍的下场,你该知道,另外…”

    浓郁的夜色,如同一张遮天之幕,遮挡了一切,亦即将吞噬一切。

    空气中,二人的话语随夜风消散。

    虽夜风冰凉,可凌鸿的额头上,却冷汗密布。

    “水姑娘饶命。”凌鸿蓦地脸色着急,“我师兄渊若离他…他待我极好…还请水姑娘饶他…”

    水凝寒眼眸一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还有,你现在时间不多了,东方芷需要你帮忙。”

    “额…什么?”凌鸿面露疑惑。

    “愚蠢。”水凝寒眉头一皱。

    “我说了,这极致的憎恨,足以让人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甚至…这会让人疯狂。”

    “而她,即将疯狂。”

    “只不过。”水凝寒蓦地看了眼远方天际,“她现今也如你一般,愚蠢而不自知,自认为比别人聪明,却不知自己对上的是一位可怕到极点的对手。”

    “你去帮她一把。”水凝寒收回了目光,看向凌鸿,手中光芒一闪。

    那是一根利箭,通体黝黑,且散发着极致的黑冷光芒。

    “这是?”凌鸿惊声问道,箭上的可怕气息,只些许,便足以让他浑身颤栗。

    “你不必知道。”水凝寒冷声道,“把此箭给你师兄看,是否愿意臣服,他会考虑的,只希望他不会做错了决定。”

    “另外,此箭足以击杀夏一鸣。”

    “夏一鸣?”凌鸿已脸色一变,“那个变态,传闻中可是连至尊楼楼主亲自出手都无法擒下的可怕强者。”

    “确实。”水凝寒点了点头,“只是擒不下是一回事,实力差距是另一回事。”

    “剑无虚发夏一鸣,除却少数老家伙,几乎没人能在他剑下活命,如此可怕的妖孽,他的命值钱得很。”

    “不过,此箭却是他的克星,足以取他性命。”

    “凌鸿此次定不负水姑娘之命…”凌鸿刚要应当一声。

    “不。”水凝寒打断道,“这箭,不是用来杀他。”

    “额…那是?…”凌鸿问道。

    水凝寒微微一笑,“有人的命,比他的命更值钱。”

    ......

    第四更。(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