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枪爆头 > 96:破绽
    沉默,沉默。过去好半晌,“水龙吟”忽然一笑,松手防脱了那块玉玦。“乒乓~”一下脆响,玉玦在地板上砸得四分五裂。

    在场众人几乎同时一惊。胡玉姬则冷冷道:“很好。终于放弃假冒,承认自己是百花盗了吧?”

    “水龙吟”并不去搭理她。回头向程立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破绽的?”

    席吟春抢答道:“从一开始。老兄,你杀人杀得太干净,太爽快了。可是你难道不知道,四大档头虽然破案无数,手下却从不杀没有能力反抗之人吗?”

    程立续道:“在快活林赌场的时候。那个只有一半的怪人和你动手。你明显不敌的时候,开口叫住手。可是你又凭了什么,让那个怪人住手?

    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答案:那个怪人虽然不认识你,但他却知道你的真正身份。只要你揭开这身份,他绝不敢杀你。”

    “水龙吟”冷笑道:“不错,这确实是个破绽。还有吗?”

    程立道:“你不该以百花盗的名义,留下请柬。虽然不清楚你这样干是为什么。但这样的行为,只会让我在知道这件事之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你。”

    “水龙吟”颌首道:“不错,这确实是个破绽。但你又是怎么知道百花盗留下了请柬的?是姓胡的*,还是姓冷的*告诉你的?哼,你倒是厉害,居然能够取得她们两人的信任。”

    胡玉姬淡淡道:“那只是因为你太不信任别人。所以别人当然也不会信任你。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

    “水龙吟”森然道:“女人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的。程立,别看你现在似乎很风光,很得意。假如你不能领悟到这个道理的话,那么迟早有一天,你会死在女人手里。”

    胡玉姬讽刺道:“但你这个不信任女人的人,今天一样要死在女人手里。”

    “水龙吟”轻哼一声,似乎根本不屑与之搭话。径自向程立道:“好,就算以上这些破绽,证明了我是百花盗。但百花盗顶多就是采补了那三名女兵而已。杀害苗火他们的凶手是寒梅。这一点,她自己刚才已经承认了。”

    程立道:“下手杀人的,确实是寒梅。但当时守候在苗火房间之外的人,却是你。

    你为了混淆视听,一边把迷香交给寒梅让他下手,另一边自己出去作案采花。好让胡大当家认为,苗火他们的死,和百花盗无关。因为单凭一个人,是没办法分身两地,同时干两件坏事的。而我和席吟春两个,既然知道你一直守候在苗火他们的房间前,更不会怀疑你是施展采补邪术的百花盗。”

    席吟春补充道:“而且,你还嘱咐寒梅,让她故意使用类似于天残十三式和化骨绵掌,还有神弹指的特别手法杀人。所为的,也不过就是扰乱我们,让我们疑神疑鬼罢了。

    别的不说,单单那个天残十三式,没有天赋的人,练一百年也不可能练得成。但如果被人用迷香给迷倒了,那么要制造什么样的伤口不可以?”

    “水龙吟”耸耸肩道:“事后诸葛亮。不过是先射箭,再画靶子而已。根本做不得准。再且,你们说寒梅是百花盗的同伙?证据呢?”

    程立淡淡道:“证据就在苗火的金耳环上。之前我已经说过了。可以通过留在金耳环上的指纹掌纹来找出谁是凶手。怎么样,你敢不敢留下手印,和金耳环上的手印比对一下?”

    “水龙吟”哑口无言。过了好半晌,方才苦笑道:“看来,你之前说那番话,其实是可以说给我听的。”

    程立淡淡道:“就是说给你听的。如果你认为自己是清白的,我刚才说的话都错了,那么就留下手印。假如当真证明我错了,我把这颗脑袋砍下来给你赔礼道歉。”

    “水龙吟”叹了口气,摇头道:“这就叫做关心则乱。我也没想到,世上居然还有通过指纹掌纹的对比,从而查出犯人身份的古怪伎俩存在。”

    席吟春眼眸内精光大盛,喝问道:“这么说,你承认了自己是凶手?”

    “水龙吟”耸耸肩:“事到如今,恐怕我不承认也不行了。没错,采补那三名女兵,是我干的。杀苗火他们,也是我指使的。哼,假如今天我能逃过一劫,那么我以后作案,一定会记得戴手套。”

    程立道:“可惜,你不会再有以后了。”

    “水龙吟”又沉默半晌,忽然问道:“程立,你想不想知道。既然我是百花盗,那么那天晚上,被我打死的人,到底是谁?”

    程立摇摇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水龙吟”神色阴鸷,死盯着程立双眼不放,缓缓道:“实话告诉你,那个也是百花盗。从一开始,百花盗就有两个人。我是杨不群,他是我的孪生弟弟,杨不觉。

    我们两兄弟,从小一起相依为命。感情比谁都好。可是,你却逼着我亲手杀了他!一切都是你逼的!程立,都是因为你!”

    程立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淡淡道:“我只是要了他的腿,没要他的命。杀死他的人,是你,不是我。”

    “水龙吟”仿佛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厉声咆哮道:“你毁了他的腿!干我们这一行的,没有了腿,就等于永远不能再施展轻功,更永远不能和女子相好。

    这样下去,我弟弟即使侥幸不死,也是永远的废人了,和死有分别吗?所以我只能杀了他,让他不要痛苦太久。程立,这笔帐无论如何,都算在你头上了。”

    程立丝毫不为所动。道:“即使这笔帐算在我头上,那么其他人呢?你又为了什么,要把他们都一网打尽?”

    墨竹和赵全等人,这时候连连点头。脑袋高速移动,看起来真像小鸡啄米一样。乐大少则打了个哈哈,手上摇着扇子,走下来质问道:“我不管你是什么百花盗或者其他东西。但这一切都是你们的私人恩怨吧?干嘛把我们也一起拉下水?”

    水龙吟(也就是百花盗)五官扭曲,狞笑道:“因为你们运气不好,居然和姓程的同坐一条船。更因为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招惹到了不可被招惹的人。所以我早早已经接到命令,要把你们和这艘船一起,统统送上西天极乐世界!”

    顿了顿,百花盗又问程立:“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先杀苗火?”

    程立摇摇头,问道:“为什么?”

    百花盗冷笑一声,探手入怀,慢慢取出了一根约莫小手指般粗细,通体米黄色的骨笛,缓缓道:“就为了它!”

    话声未落,百花盗突然把那根骨笛凑在嘴边,用力一吹。霎时间,尖利音波响彻全船,哪怕置身桅杆顶或者底舱里,照样也能够把这笛声,听得清清楚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