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枪爆头 > 18: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嘿嘿,嘿嘿,哦哈哈哈哈~~”

    雷未陡然仰天发出一阵凄厉狂笑。笑声当中,他环顾四周。一双山羊眼里,绽放出恶毒光芒,张口吐出恶毒诅咒。

    “说得对,说得艹踏马的再对没有了。黑煞神君?哼,不过关外穷乡僻壤来的一个乡巴佬,你有多大本事,有多大的胆子,居然敢来掺和八斗堂和沧海月明楼之间的事?呸!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谢小青撇撇嘴,不屑道 :“你脑子里塞的全是草啊?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威胁别人?先替自己多想想再说吧。”

    雷未恶狠狠道:“我们这次出动办事,合共有三十八人。除去进庄的这些,外面还有整整十四人。只要走脱一个,这里的事迟早也会被八斗堂知道。到时候,你们一个个也会被千刀万剐,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十四人?明白了。”

    程立点点头,身形陡然一颤,随即已凭空从花厅中消失。紧接着,庄园之外赫然传出阵阵惊呼声、怒骂声、嘶吼声、惨叫声。人喧马嘶,乱成一团。哪怕外面依旧隆隆倾泻的大雨,也无法掩盖得过去。

    但所有这些声音,前前后后,顶多不过持续了半盏茶左右的时间,然后便彻底平息下去,再也没有动静了。

    再过半盏茶时间,程立大踏步从外面走回来,淡淡道:“现在没有十四个人了。唯一还有的,就只是一头老山羊。”

    雷未双眼发直,面色苍白,下巴处一撮山羊胡不断抖动,浑身气焰全消,颤声道:“你……你竟然……”虽然发自本能地,抗拒相信布置在庄园外的十多人都已经被全歼。可是理性却又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铁一般的事实,即使再怎么拒绝相信,也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挣扎半晌,雷未终于苦笑一声,颓然跪坐。乍看之下,整个人都彻底垮了。他有气无力地道:“究竟……究竟为什么?你们既不知道八斗堂,看着也和沧海月明楼毫无瓜葛,为什么硬要掺和这件事?这对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谢小青嘻笑道:“我们江湖侠义道中人,路见不平,理所当然应该拔刀相助啊。还需要问为什么吗?”

    程立则淡淡道:“刚才在路上,李总镖头曾经有相赠蓑衣之恩。受人滴水之恩,便该涌泉相报。要说有什么好处,这就是好处了。”

    雷未五官扭曲,满面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恨恨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哈哈,哈哈哈哈~~我呸!当我傻子么?今时今日的江湖当中,怎么可能还有这种人?黑煞神君,你也算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又何必说这种谎话来掩饰?

    谢小青笑眯眯地道:“这就叫以己度人,无药可救。算了算了,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关我们什么事?小哥哥,别跟他废话了,杀掉吧。”

    程立默然颌首,拔出已经重新上满了子弹的勃朗宁手枪,举枪指向了雷未的眉心。只要他食指轻轻一扣,雷未立刻就要呜呼哀哉,和已经先他一步踏上阴司路的雷申、雷酉、雷戌等三人汇合了。

    生死关头,雷未猛然打了个哆嗦,叫道:“八斗堂为什么要我们来劫镖?锦鲤镖局这趟镖保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黑煞神君,难道你就不好奇吗?你饶我一命,我把这个大秘密原原本本都告诉你!只要得到这个秘密,你就能长生不死,天下无敌啊!”

    李总镖头在旁边听得大急。他生怕程立当真见财起意,掉转头来和雷未沆瀣一气,连忙叫道:“神君,千万别听他胡说八道。什么长生不死?天底下哪有这种东西?他只是想拖延时间而已。”

    雷未也急了,连忙叫道:“不是胡说!这个大秘密,就是琉璃宝刀之中的……”

    话声未落,雷未突然如遭五雷轰顶,双眼突出,五官溢血,喉咙里发出咯咯响声。紧接着,他向前一扑,就此倒下,彻底断绝了心跳呼吸。

    雷未致死之因,来自于他背心“至阳穴”处的一个巨大血洞。伤口处皮肉翻卷,鲜血泉涌之余,更加深可见骨。单看这伤口,倒有些像是被人用*顶住背心,然后将他给一枪毙命。

    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武器,普天之下,只有程立才有。而程立又实实在在,还没有出手。那么杀死雷未的人,究竟是谁?

    程立抬头,目光如电,望向花厅的大门。勃朗宁手枪同时指向门外,喝道:“出来。”

    大门之后,应声走出一道人影,只见他身穿一裘白衣,身上并不带任何武器。肤色白皙,身材挺拔,五官轮廓深刻,俨然也是名极少见的美少年。

    门外仍旧暴雨滂沱,地面也一片泥泞。但这白衣男子身上未穿蓑衣,未持雨伞,偏偏从雨中而来,依旧显得干洁逸雅,不沾片尘。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这白衣美少年走进花厅之中,站定脚步,未语先笑。笑容给人以一种亲切和优雅的感觉,拱手道:“在下白仇非,沧海月明楼中人。见过这位朋友了。”

    “白仇非?你就是白副楼主!?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李总镖头又惊又喜,忍不住抢先开口。

    白仇非向他点点头,斯斯文文地道:“这次楼里委托锦鲤镖局走暗镖,本来属于秘密。可惜其中一个环节出了差错,以至于风声走漏,让八斗堂给知道了。所以我才急急赶过来,想要尽力挽救。

    可惜中途遇上暴雨,终究还是耽搁了不少时间。看来要不是这位朋友仗义出手的话,那件红货已经不保。这件红货对我们沧海月明楼十分重要,假如被抢走的话,损失可就大了。”

    顿了顿,白仇非向程立微笑道:“朋友,多谢了。沧海月明楼算是欠你一个人情。”伸手摘下腰间的玉佩,上前几步,双手把玉佩递给程立,道:“这是在下的一点小心意。今后只要朋友拿着它进入沧海月明楼,那么无论提出任何要求,都一定可以得到满足。”

    程立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需要求到沧海月明楼头上。所以开口就要婉言谢绝。但还没等他说出个“不”字,谢小青已经伸手把这块玉佩拿了过去,笑道:“小哥哥,你可知道子路受牛的故事么?”

    程立摇头道:“什么子路受牛?不知道。”

    谢小青道:“不知道也没关系。总而言之,这个故事的意思,就是说做了好事之后接受报酬,是理所当然的。就像李总镖头,他被你救了一命,那也是他该得的。所以啰,人家送的东西,你就收下吧。来,我替你戴上。”

    也不等程立表示同意或反对,谢小青便动手把这块玉佩系在程立的衣带上。随即退后半步,满意地点点头:“嗯,不错,真不错。比刚才挂在这位白副楼主身上的时候,要好看多了。白副楼主,你说是不是?”

    白仇非有些啼笑皆非。却也不便反驳,只好道:“姑娘说的是。对了,请问姑娘是?”

    谢小青笑嘻嘻道:“要问我是谁啊?那可说来话长了。反正这雨一时半会儿的,看来还停不了。不然咱们弄桌酒席,坐下来一边吃喝,一边慢慢谈?”

    白仇非笑道:“那也好。”回过头来,向李总镖头笑道:“那就麻烦李总镖头了。”

    李总镖头答应一声,连忙站起来,去找这庄园的主人。过不了多久,所有死尸都被抬走,血迹擦净,花厅被重新收拾得干干净净。又摆上了一桌子酒菜。白仇非坐了主位,程立和谢小青坐了客位,李总镖头反而只在旁边作陪。

    酒过三巡,李总镖头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详细说了一遍。白仇非举杯向程立敬道:“原来阁下就是辽东自在山庄的程庄主。久闻大名了,失敬失敬。”

    程立摇头道:“我没什么大名,你也没失敬。”

    白仇非笑道:“阁下太谦虚了。海上销金窟这毒瘤,我大哥早对之深恶痛绝。只是捉不住他们的马脚,无从下手。阁下捣破销金窟,大挫扶桑国的阴谋,我大哥和三弟知道之后,都是拍案称快的。今日反而是我能够和程庄主在这里一起喝酒。大哥三弟他们知道之后,还不知道该有多么羡慕呢。”

    程立点点头,道:“客气了。”举起酒杯,向白仇非回敬,仰天饮尽。

    白仇非也把杯中酒饮干。缓缓道:“程庄主这次的义举,确实帮了我们沧海月明楼一个大大的忙。可是相对地,也把八斗堂给得罪狠了。八斗堂的堂主雷无咎,从来就不是什么心胸宽阔的人。假如他知道了这里的事,恐怕会给程庄主带来不小的麻烦啊。”

    谢小青笑道:“但他怎么会知道呢?总不成是白副楼主你告诉他的吧?”

    白仇非这时候已经知道谢小青的名字。但对于她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依旧不清楚。只是下意识地觉得,既然谢小青和程立态度这样亲密,那么她应该也是自在山庄的人了。说不准还是程立的情妹妹之类身份。那可轻易得罪不得。

    所以白仇非只是谦和地笑了笑,道:“谢姑娘说笑了。程庄主对我们沧海明珠楼,只有恩,没有怨。我们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做这恩将仇报的事呢?不过……”

    白仇非顿了顿,又饮一杯酒,这才缓缓道:“沧海有明珠,英雄占八斗,六欲迷神魔,金龙吞乾坤。试问今日武林,竟是谁家天下?程庄主,天下无永远的秘密。你虽然想置身事外,就恐怕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啊。”

    ————

    猪年的大年初四,12给各位拜年了:)

    祝大家新一年里身体健康,吉祥如意,家庭幸福,恭喜发财^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