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枪爆头 > 3:吉祥如意
    听到程立的话,小青忍不住探首出去,向大堂处看了一眼。不看犹自可,这一看之下,登时也把一双黑得发亮的点漆双瞳瞪得溜圆,失声道:“这不是顾道士?他怎么在这里?”

    “顾道士”三字入耳,程立当场想起来了。回想当日自己初到杭州,在断桥处与小青相识。两人一起到断桥旁边的小酒家去喝酒。当时这老道士师徒二人,便同样也来到小酒家中,并且像说书一样,讲述江湖里各种奇闻趣事。

    还记得那一天,顾道士所说的江湖传闻,恰好就是程立大破海上销金窟,创立自在山庄,在辽东称雄一方的事。

    这个顾道士,说书时处处对程立大加赞扬。以至于惹恼了霹雳堂雷家。最后把程立一起牵连进去,这才有之后的连场变故。

    当然,雷家之所以倒霉,归根究底,还是他们自己心存贪念,又兼在地方上横行霸道得太久,行事肆无忌惮,激起了众怒所致。但假如当时没有顾道士在说书,没有程立恰好在场,那么最后事情的发展,便很可能完全是第二个样子了。

    不过,这顾道士明明在杭州说书。怎么一眨眼工夫,居然跑到邵州这边来了呢?要知道,两地之间,可是相隔千里。普通老百姓哪怕活上一辈子,都不会跑得这么远的。这么看来……

    “这个顾道士,不简单啊。”、

    异口同声地,程立和小青各自脱口而出。两人深感默契,禁不住相对一笑。顿了顿,程立低声问道:“小青,妳也是杭州人。妳可知道这个顾道士的底细?”

    小青摇摇头:“不知道。杭州那么大,差不多有上百万人呢。我哪能都认识啊。说书先生是看过不少,但说的都是才子佳人,要么就是传奇话本。像顾道士这样专说江湖新闻的,我也是头一回见。”

    两人说话之间,楼下顾道士已经带着他那个小徒弟坐下。叫了四五碟好菜,又有一大壶酒。店小二把东西放好,告了声罪,正要离开去招呼其他客人。忽然那顾道士叫住了他,并且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两句。

    店小二本来对谁都是笑容满面的。但听了顾道士这两句,却登时变得怒气冲冲的样子,提起拳头似乎就想打人。看来,应该是顾道士告诉了他,自己没钱付账的事。

    但接下来,顾道士赶紧又说了几句。店小二听了,不禁有些犹豫。随即过去把掌柜的也叫了过来。掌柜的和顾道士交头接耳了一阵。点点头,回头向店小二吩咐了两句。

    店小二转身出去,片刻之后回来,手里已经提了个铜锣。他拿起小槌子,用力在铜锣上一敲。登时发出“当~”的响亮声音。不但一楼大堂和二楼雅座,甚至连三四五楼客房里面的客人,也都把这下锣声听得清清楚楚。

    “各位客官。你们可想知道,江湖中有什么新鲜趣闻么?可想知道武林里,有什么奇人异士么?若想听的话,那就洗干净耳朵,听这位顾道长说来。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啊。”

    邵州城位处交通要道,是出入湘西地界,连通苗疆的门户。所以城内武林人士不少。单单这客栈大堂里,就有四五张桌子,坐的都是江湖中人。突然听说有个道士,要讲江湖中的新鲜趣闻,这几桌子的江湖中人都爱凑热闹,第一时间便大声鼓掌叫好。

    其中一名紫酱色面皮的大汉,还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大约有二、三两重的样子,重重拍在桌子上,大笑道:“那道士,尽管说来。说得好听,本大爷有赏。”

    顾道士满面堆笑,拱手道:“那贫道就先谢过这位大爷的赏了。来来来,都注意来。今天贫道要说的故事,有分教:黑煞神君封刀折剑,八大世家霹雳除名;气吞天下十面埋伏,一家独大沧海月明。”

    那紫酱色面皮的大汉,好奇地问道:“老道士,你这几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来着?”

    顾道士道:“这位大爷请了。贫道这几句话,其实说的只是一件事,乃是近日里黑煞神君的所作所为。”

    那紫酱面皮的大汉旁边,另外有条汉子,面上长了颗大黑痣。他开口道:“黑煞神君?我倒听说过。据说他是辽东那边的人,建立了一座什么自在山庄,听说在那边很有势力。怎么,这个黑煞神君来中原了么?”

    顾道士道:“正是。这位黑煞神君啊,他不但来了中原,而且还干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把江湖八大世家之一的江南霹雳堂雷家 ,给连根铲除了。”

    这句话甫出口,大堂里已经人人悚然动容。要知道,江湖八大世家,就和七大剑派、十大帮会一样,已经存在了好几百年。治理天下的朝廷好几次改朝换代了,八大世家却依然如故。可是这样势力根深蒂固,关系盘根错节的一个老牌世家,居然就这么没了?这绝对是几百年来,江湖中从来未有过的大事啊!

    旁边一张桌子边,坐了名高个子。他急急开口问道:“道士,这是怎么回事?赶紧说详细点,本大爷也有赏。”拇指一弹,赫然弹了颗银豆子出去,不偏不倚,恰好落在顾道士面前的酒碗里。

    顾道士快手快脚把银豆子收了。笑道:“也谢这位大爷的赏。说起来,黑煞神君之所以和霹雳堂起冲突,归根究底,还是和传说中的琉璃宝刀有关。”

    那名大黑痣惊道:“莫非就是传说里面,关系着某处洞天福地,可以长生不老,天下无敌的琉璃宝刀?”

    顾道士颌首道:“没错,就是这口宝刀。原来这口宝刀,实在由三个部分组成。一是子刀、二是母刀、三是一颗琉璃宝珠。三者合一,才是完整的琉璃宝刀。

    之前黑煞神君在捣破海上销金窟的时候,意外得到了子刀和母刀。偏偏江南霹雳堂雷家,又得到了琉璃宝珠。双方都想要把对方手里那部分宝刀夺过来,于是相互大打出手。

    这一出手不要紧,却把江湖四大势力当中的三个,都卷了进来。”

    紫酱色面皮的大汉惊道:“江湖四大势力?莫非是沧海月明楼、八斗堂、还有金龙帮?”

    顾道士拿起酒杯呷了一口,又怡然自得地夹了块鸡肉吃下,摇头晃脑道:“不错。说到江湖四大势力,自然就是这三家。还有一家六欲天,虽然也名列四大势力之一,却一直行事低调,从不卷入江湖纷争,所以即使江湖里闹翻天,通常也都不关他们的事。”

    那高个子急急催促道:“别说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了。你倒是说说看,黑煞神君和霹雳堂大打出手,怎么又把四大势力的三家卷进去了?”

    顾道士悠然道:“大家都知道的。霹雳堂姓雷,八斗堂也姓雷。霹雳堂斗不过黑煞神君,眼看就要被斩草除根了。当然要向八斗堂求援啦。

    可是八斗堂人多嘴杂,一来二去的,消息便泄露啦。然后金龙帮也知道了,沧海月明楼也知道了。更麻烦的,甚至连论剑春秋和天下封刀这两大武林圣地,都得到了消息。”

    大堂里的江湖人,甚至包括那些普通客人,霎时间都大吃一惊,脱口叫道:“是刀、剑两大圣地?”

    顾道士叹道:“对啊。就是刀剑两大圣地。在琉璃宝刀所代表的巨大利益面前,即使向来高高在上的两大圣地,也都按捺不住了。于是各自派出一名使者前往杭州,要索取琉璃宝刀。”

    大堂里众人齐声哗然。一个个兴奋地高谈阔论,发表自己对此事的看法。又进行了各种或靠谱或离谱的猜测。扰攘了好半晌,好不容易才稍稍安静下来。众人异口同声问道:“老道士,后面就怎么样了?”

    顾道士叹道:“当日杭州霹雳堂内,风云变幻,大战连场。可说惊天地泣鬼神。各路人马勾心斗角,手段迭出。既斗智,又斗勇。、

    到最后,霹雳堂雷家所有高手,全被黑煞神君连根铲除。霹雳堂堂主雷万钧,不敌金龙帮帮主李焚舟,当场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可是李焚舟自己,却被最信任的兄弟柳五出卖,不但自己身中奇毒,连身边的八大天王和十三人魔,也都死了个干干净净。”

    大堂里的客人里,有人失声惊叫道:“什么?柳五居然背叛了李焚舟?这是为什么呀?他们不是生死与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兄弟吗?”

    顾道士笑道:“李大柳五,确实是生死与共,也确实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惜,李大再怎么对柳五推心置腹也罢,有一样福气,他是无论如何都舍不得和柳五分享的。那就是——宋诗容。”

    众人都恍然大悟,纷纷笑道:“原来如此。老婆这东西,确实不能和别人分享的。原来柳五居然看上了大哥的老婆,那就难怪要背叛李焚舟了。”

    顾道士又道:“可是柳五也知道,单凭自己一个人,根本没可能杀得了李大。所以他又和沧海月明楼的朱有泪勾结,这才总算如愿以偿。、

    要说这个朱有泪,也真是厉害得很,他不但收买了柳五,而且也收买了八斗堂的几名堂主。关键时刻同时反水,把八斗堂堂主雷无咎,也都给杀了。要不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来,坏了他的好事。说不准,沧海月明楼就能吞并金龙帮和八斗堂,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大帮会啦。”

    紫酱色面皮的大汉,用力一拍大腿,赞道:“厉害,当真厉害!不过老道士,这个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究竟是谁啊?”

    顾道士叹道:“还能有谁?不就是黑煞神君啰。关键时刻,是他力挽狂澜。先打败了柳五,然后又击倒了沧海月明楼的两名副楼主白仇非和黄磊,朱有泪眼看情况不妙,迫不得已,只好亲自出手。”

    众人齐声哗然之余,又大觉兴奋。有人道:“朱有泪朱楼主,可是在泰山风云碑上留名的天下第一刀啊。黑煞神君和他这一战,肯定是龙争虎斗,精彩万分了。却不知道到最后究竟是谁赢了呢?”

    顾道士连连摇头道:“不知道。因为这一战,根本就没打起来。”

    众人都惊奇万分,纷纷叫道:“没打起来?为什么会这样?”

    顾道士道:“因为在他们快要打起来的时候,突然有两位超级高手到了。其中一人,就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狂人楚狂生。不过现在已经改名叫楚狂客了。另外一人,却是昔年名震天下的九州奇侠肖沧海。同时,他们还是天下封刀和论剑春秋两大圣地的使者。”

    这下子,就像平地惊雷,把在场所有客人都震得说不出话来了。直过去好半晌,方才有人好不容易长长舒出一口气,喃喃道:“原来……原来这两位前辈名侠,竟然就是刀剑两大圣地的人?有这两位前辈出马,不管黑煞神君也好,朱有泪也罢,肯定都没戏唱了。”

    顾道士摇头晃脑道:“非也非也。两位前辈名侠虽然来头厉害,以至于让朱有泪也主动退避三舍。但黑煞神君也不是泛泛之辈。双方龙争虎斗,打得天崩地裂。

    据说,当时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整个霹雳堂总堂都没了。不但所有建筑全部被夷为平地,甚至雷家的族人,也都死得七七八八。可到了最后,你们猜,到底怎么着了?”

    众客人们面面相觑,纷纷道:“还能怎么着?黑煞神君再厉害,始终双拳难敌四手啊。所以这一战,应该是肖沧海和楚狂客两位前辈赢了吧?”

    又有人道:“黑煞神君虽然输了,但据说他年纪不大,连三十岁都还不到。这样的年纪,居然就能力战刀剑两大圣地的两位前辈,可以说是虽败犹荣啊。”

    更有人叹息道:“黑煞神君太可惜了。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本事。假如再多等十年,甚至只是五年,再对上肖沧海和楚狂客两位前辈,鹿死谁手,还是未知之数。但现在……唉~真是天妒英才啊。”

    众人齐齐点头,纷纷附和。只有顾道士双掌一拍,大笑道:“你们以为在那一战之中,最后赢的人是肖沧海和楚狂客?错了,你们统统都错了。最后的胜利者,其实是黑煞神君才对啊。”

    这话出口,当场满座皆惊。人人都目瞪口呆,失声叫道:“这怎么可能?”

    顾道士得意笑道:“怎么就不可能了呢?黑煞神君是谁?那可是千年不遇的武学奇才啊。他的黑煞神功,简直侵天地之造化,夺日月之玄机。有鬼神莫测之威,万夫不当之勇。即使以一敌二,仍然大败肖沧海和楚狂客,如此修为,当真可谓震古烁今,天下无双了!”

    众人齐齐为之哗然,霎时间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却谁也不敢相信。甚至还有人扯起嗓子,大骂顾道士胡说八道。

    顾道士又喝了两杯酒,悠然道:“各位大爷,贫道敢对着三清发誓,今日所说之事,千真万确,绝无半字虚言。若然有一句假话,教贫道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顿了顿,顾道士又道:“事情闹得这么大,其实也根本作不了假。霹雳堂被夷为平地,从江湖上除名。八斗堂总堂主雷无咎丧命,八斗堂分崩离析。沧海月明楼的二楼主白仇非武功全废,三楼主黄磊出走。还有金龙帮帮主的八大天王全军覆没,十九神魔也只剩下六个,大总管柳五叛帮失踪……

    桩桩件件,都是铁一般的事实。各位只要稍微去打听一下,立刻都知道了。老道士也不过是仗着消息灵通,比众位大爷提前几天知道而已,哪里就敢说谎了?”

    顾道士这番说辞,可谓合情合理。在场众客人立刻都信了。众人连声惊叹,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又过半晌,议论声方才逐渐平息。那名脸上长着大黑痣的汉子又道:“可是老道士,黑煞神君虽然厉害,关系到琉璃宝刀的归属。难道刀剑两大圣地就这样算了不成?”

    顾道士叹道:“这个么,贫道可就不太清楚了。当日那一战结束之后,黑煞神君也离开了杭州,就此不知所踪。刀剑两大圣地或者会再派人出来夺刀,又或者另有安排,这些都说不准。只不过……”

    人群中有不少心急的,看见老道士又要卖关子,不由得焦躁地纷纷拿出铜钱银子,扔过去老道士的面前,连声催促道:“不过什么?快说呀。”

    顾道士咳嗽一声,神神秘秘地道:“不过,据说大战当天,杭州下了大暴雨。电闪雷鸣之际,雷峰塔倒了。有人说,当时雷峰塔下好像蹿出了一条影子,像是条巨蟒,又像是蛟龙,总之是差不多的东西。”

    “雷峰塔?巨蟒?那不是白娘子吗?”

    众人都大吃一惊,再度纷纷议论起来。却又有人问道:“可是这白娘子和黑煞神君,又有什么关系啊?”

    顾道士道:“听说啊,白娘子从雷峰塔下出来之后,就呼风唤雨,一路往西边去了。黑煞神君和他身边一名女子,也急急上马追赶。要不是这个缘故的话,沧海月明楼可就不是现在这样,仅仅元气大伤的下场啰。凭着黑煞神君的本事,哼哼,以贫道看来,哪怕要当场把朱有泪斩杀,也是易如反……”

    “臭牛鼻子,放你老娘的陈年臭屁!”

    顾道士话音未落,突然之间,就有人厉声怒骂出来。紧接着,更见一道黑影从大门外飞进来,笔直冲着顾道士而去。

    顾道士大叫一声,不假思索,立刻扯着徒弟滚进桌子底下。随即听到“乒乓~”响声炸开,桌子上的酒壶被那道黑影(原来是个铁秤砣)打得粉碎,碎片纷飞,声势极是威猛。

    大堂里几十张桌子旁边的客人,一起抬头向大门外看过去。只见四条年轻汉子分别走进客栈。只见这四人都是一身劲装结束,衣服下摆处绣着一点红色水滴。左首胸襟处却又以金丝镶嵌成一个字。

    四个人,四个字,内容并不相同。右首侧数起的第一个人,胸襟上是个“吉”字。第二个人则是“祥”字。第三个人是个“如”字。最后一个人却是个“意”字。全部连起来,恰好就是“吉祥如意”。的好口彩。

    在场众人之中,不少都是见多识广的江湖人。虽然从未与这四名年轻人见过面,但一看他们胸襟上的四个字,登时便对他们的来历一清二楚了。不禁骇然叫道:“吉祥如意?是沧海月明楼的吉祥如意?”

    四名年轻人当中,站在右首侧第一位的那人,接口道:“不错,我就是‘一帘幽梦’利小吉。他是‘小蚊子’祥哥儿。他是‘诡丽八尺’朱如是。还有‘无尾飞铊’欧阳意意。咱们四人,都是沧海月明楼弟子。那臭牛鼻子,你在那边胡说八道,诋毁侮辱我们楼主,该当何罪?!”

    二楼雅座处,程立和小青相互对望一眼,都禁不住觉得好笑。程立道:“这个顾道士,也真是倒霉。上次在西湖断桥旁边说书,就得罪了霹雳堂。这次来到邵州说书,又得罪了沧海月明楼。所谓交了华盖运,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小青抿嘴笑道:“说起来,这老道士两次倒霉,可都与小哥哥你有关哦。所以说,很有可能不是他自己倒霉,只因为沾上了小哥哥你,所以才倒霉的。”

    程立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似乎也有点道理。那么小青,既然这老道士是因为我才倒霉的,那么在情在理,我也很应该去拉他一把才对。妳说是吧?”

    小青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笑嘻嘻道:“帮是一定帮的,可也不用那么着急。先看看再说。下面有不少厉害人物,他们不会都袖手旁观的。”

    程立沉吟道:“厉害人物吗?嗯……也好,那就先看看再说。”目光不期然地转向下面大堂,转到了那几名和尚身上。

    顾道士进门坐下,喝酒说书,惹得客栈里好不热闹。可是从头至尾,坐在大堂角落里的那几名和尚,就对这老道士根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个个埋头吃饭。仿佛在他们看来,面前这些油焖笋豆腐干,比起什么琉璃宝刀都更加珍贵一样。

    沧海月明楼是天下四大势力之一。“吉祥如意”四人也是沧海月明楼里新一辈的高手。虽然年纪轻,但在江湖之上,已经闯出了不小的名声。在场的江湖人士,慑于沧海月明楼的威名,都不敢和他们硬扛。

    利小吉剑在场众人这个反应,不由得更是得意。他冷哼一声,喝道:“臭牛鼻子,我看你就是那个什么黑煞魔头的党羽,专门替他吹牛的。黑煞魔头究竟在哪里?快说!”

    顾道士苦着脸从桌子下探出半个头,叫屈道:“几位小爷,就饶了贫道吧。贫道当真不是黑煞神君的党羽啊。我甚至都根本没见过他的。”

    利小吉冷笑道:“看来不给你吃点苦头,你是不肯招供的了。兄弟们,把人拿下!”

    一声令下。朱如是和欧阳意意两人一左一右,同时扑出,伸手就要抓拿顾道士。顾道士大叫一声,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却径直向那六个埋头吃饭的和尚冲过去,张口大叫道:“本度老秃驴,还有见空见性见尘见愿见业五个小和尚,大事不好,有人要拿老道士开刀,你们赶快来救命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