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枪爆头 > 38:女娲后裔
    说话之间,孔雀拿起琉璃瓶子,把瓶塞拔开,凑到言家小公子唇边,柔声道:“公子,圣水来了。赶快喝吧。”

    言家小公子低声**着,在孔雀的搀扶之下,竭力挣扎爬起,依偎在孔雀怀里,一口口地把瓶子里的水喝下。

    瓶中圣水入喉,隐隐化为一片蓝色的冰气,散入四肢百骸当中。言家小公子本来因为痛苦而紧绷的身体,也随之放松下来。显而易见,身上的高热已经减轻了不少。

    但纵然如此,孔雀也并未轻松下来。她盘膝坐在言家小公子身后,凝神运转真气。顷刻之间,赫然有一股比冰雪更寒冷的气息,从她身上透体而发。行功已足,孔雀双手按上言家小公子背心要穴,把这股性命交修的寒冰真气,源源不绝输送进小公子体内。

    内有奇寒圣水,外有寒冰真气。内外夹攻,双管齐下。但仍然折腾了整整大半个时辰,言家小公子身上的肤色,才终于恢复了常态。

    孔雀长长舒一口气,敛劲收功。或许是虚耗太多的缘故,一时之间,眉宇间依然尽是压抑不住的疲惫。与此同时,言家小公子也从之前那半昏迷的状态中苏醒过来。低声**道:“孔……孔雀?是妳吗?”

    孔雀柔声道:“公子,是我。孔雀永远也在你身边的,请安心。”

    言家小公子长长舒出一口气,徐徐闭上眼睛,又要再度睡过去。但忽然之间,他却像醒觉了什么似的,重新睁大了眼睛,惊喜叫道:“恩公?你是程恩公?你怎么来了?”

    程立点点头,道:“是我。听说你生病了,所以我过来看望你一下的。”

    言家小公子欣然道:“多谢程恩公关心。其实也没什么,都是老毛病了。”

    程立向孔雀看了一眼,又问道:“言公子,你这个病很久了吗?”

    言家小公子愁眉苦脸道:“不知道啊。这病一发作,我就浑身都发烧,难受得要命。所以也不知道究竟有多久了。”

    孔雀接口叹道:“为了小公子这个病,家主也不知道已经找过了多少医生,找过了多少灵丹妙药,最后都无济于事。只有我修炼的这门内功‘寒光照雪衣’,能够稍微舒缓一下小公子的痛苦,但也是治标不治本。

    直至半年前,永州排教的教主,送来了这圣水,声称能治好小公子的病。小公子喝过圣水之后,情况确实有所好转。但一段时间之后,教主便不再送来圣水。并且说除非辰州言家甘愿臣服于永州排教,否则的话,便不要再妄想能得到圣水。家主实在没办法,最后只好决定,把小公子送来永州。”

    程立微微颌首,道:“我都明白了。不过,你们就那么相信那个什么守护神?当真觉得那池水是什么神灵恩赐?我听说过了。排教一向没有这个什么守护神的信仰,是现在这个教主当权之后,才开始推广这种信仰的。”

    孔雀嫣然道:“恩公,你可能有些误会了。守护神就是女娲娘娘。对于女娲娘娘的信仰,我们苗蛮人可是千年以来,也从来没断过的。永州、辰州、湘西,苗疆……一向都有很多人信仰女娲娘娘。现在,教主只是重新把女娲娘娘,尊奉为排教的守护神而已,这也不算什么。”

    程立皱眉道:“孔雀姑娘,妳确定排教的守护神,真是女娲娘娘?可是地宫里面的壁画,和女娲娘娘的传说,好像相差得太远了吧?”

    孔雀眨眨眼睛,迷茫地道:“女娲娘娘的传说?我不太懂你们中原汉人的传说啊。不过,在我们苗蛮人的传说之中,是女娲娘娘从天而降,赐给人类智慧。然后又和人类一起,消灭了为祸世间的魔神。最后更和人类当中,最出类拔萃的勇士结为夫妻。就是这样了。

    对了,在传说中,女娲娘娘当年从天而降的地方,就是在永州。所以后人就在女娲娘娘降临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宫殿以作纪念。

    不过,这宫殿后来在战火中被毁了,只剩下地宫。直至教主重新修建总堂,把地宫发掘出来,才了解到有这样一件事。这也是教主之所以供奉女娲娘娘的原因。至于刚才那个水池,据说曾经是女娲娘娘沐浴的地方,池水中沾染上女娲娘娘的神力,所以才能治病。”

    程立沉吟道:“苗疆地方的女娲娘娘传说,竟然是如此吗?那么,神话里有没有说,和女娲娘娘结为夫妻的那名人类勇士,最后结局怎么样了?”

    孔雀不假思索,便回答道:“当然是和女娲娘娘一起双宿双栖,成为一对长生不死的幸福夫妻了。难道还能有其他结局吗?”

    程立心中疑惑更盛。又问道:“那么,女娲娘娘和这位人类勇士的子嗣后代呢?”

    孔雀道:“传说中,女娲娘娘的子嗣在人间世代相传,每一代都是女子。我们苗蛮人,称呼她们为女娲后裔。不过,听说中原汉人都不承认女娲娘娘还有子嗣后裔,所以都称呼她们是蛇妖。这实在太过分了。恩公,你说是不是?”

    程立若有所思道:“女娲后嗣,被称呼为蛇妖吗……这个我倒没听说过。”顿了顿,又问道:“那么孔雀姑娘,今后你们打算怎么办?”

    孔雀叹道:“都已经来到永州城了,我们还能怎么办呢?无非就是等待教主处置吧。不过,教主既然送来圣水替公子治病,那么总不会伤害我们的。那就见一步,走一步好了。”

    程立点点头,道:“好吧,情况我都明白了。既然小公子暂时没事,那么我也不打扰了。就此告……”

    “当当当当当~~”

    程立的话还没讲完,突然之间,一阵急如暴风骤雨般的锣声响起,并且迅速传遍了四面八方。言家小公子听到锣声,登时吓了一大跳,扑入孔雀的怀里,哭叫道:“孔雀,孔雀,那是什么?我好害怕啊。”

    孔雀连忙紧紧搂住言家小公子,柔声安慰道:“不用怕,不用怕。孔雀在这里,孔雀永远也在小公子的身边。”

    言家小公子激动之下,禁不住又是浑身发烫。被遍体冰寒的孔雀抱在怀里,这才稍稍平静下来。但依旧不断瑟缩发抖。

    锣声越来越响,片刻之间,便由远而近,来到了言家众人所居住的这处院落附近。紧接着,只听得有人在外面一边敲门,一边大声叫道:“言家公子在吗?请出来一见,有要紧事情。”

    孔雀抱着小公子,向程立为难地看了一眼。程立随手一挥,再度“隐形”,道:“没关系,妳尽管出去见他们就是。”

    孔雀这才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抱着小公子推门走出。在言家众子弟簇拥下来到前院,吩咐打开大门。

    大门开启,只见几十名排教弟子,人人刀枪出鞘,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目光当中,俨然深具怀疑,甚至是敌意。为首者就是排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帅——牛十力。

    孔雀不敢怠慢,连忙微微躬身行礼。道:“公子与孔雀,见过左帅大人。不知道左帅有什么事呢?”

    牛十力嘿声轻哼,喝道:“有外来的奸细,潜入了总堂之中。”

    孔雀大吃一惊,颤声道:“有,有奸细?”

    牛十力面色阴沉,双眼目光炯炯,死盯着孔雀不放,缓缓道:“孔雀姑娘很害怕吗?”

    空确定了定神,勉力道:“是,让左帅见笑了。不知道奸细是什么人?又有多少个呢?”

    牛十力凝声道:“奸细有两个。至于是什么人,暂时还不知道。他们秘密潜入总堂,居然胆大包天,去偷听教主和客人说话。教主神通广大,发现了不对,于是出手打了那两个奸细一掌。没想到这两个奸细也算了得,居然负伤逃走了。”

    孔雀拍拍自己胸膛,一副心有馀悸的模样,道:“原来是这样。那么现在,左帅就是奉旨抓拿奸细了?”

    牛十力沉声道:“不错。奉教主令谕,封锁总堂,全堂戒严。一定要抓到这奸细为止。孔雀姑娘,对不起了。职责所在,我们要进去看看。”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孔雀虽然满面都是不情不愿的模样,但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道:“好的。左帅,请。”

    牛十力喝道:“得罪了。”回头向身后跟着过来的那些人招呼道:“大伙儿进去。”当下更不多话,一窝蜂的就闯进了院落之中。众人肆无忌惮,到处乱翻乱查,全没把“辰州言家”这四个字放在眼里的趾高气扬模样。言家众弟子一个个都气得浑身发抖,却是敢怒不敢言。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了。

    片刻之后,排教众弟子已经把院落里所有房间都翻了个底朝天,自然什么发现都没有。牛十力见搜不出个什么所以然,当下说声:“孔雀姑娘,得罪了。既然间隙不在这里,我们再去别处搜搜。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在戒严解除之前,你们最好不要离开这处院落了。”

    孔雀面色大变,急道:“不能离开?那假如公子的病又发作了,需要取圣水治疗,那该怎么办?”

    牛十力冷冷道:“那就到时候再说好了。”更不多话,招呼一声,带着人转身就走。只听得“嘭~”一声大响,院落大门从外面被紧紧闭上了。随即更上了门闩。又有十几名排教弟子,留在门外站岗。看这架势,哪有半分把言家众人当贵宾看待的模样?分明就是对待囚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