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枪爆头 > 49:高粱红
    并没有冲击。无论温柔的还是凶猛的,统统都没有。等了好半晌,依旧什么都没等到的萧盛兰,愕然地睁开了眼睛。

    她立刻看见,房间里赫然一片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其他人?可是原来紧紧关起来的窗户,现在却已经完全打开。凛冽寒风从窗外灌进来,把两片窗扇吹打得不住来回活动。

    萧盛兰的一颗心,登时沉了下去。紧接着,她再也忍耐不住,整个人伏在被窝里,失声痛哭起来。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好下贱,好不要脸。可是与此同时,一种刻骨铭心的恨意,也源源不绝地从心底涌上,让她再也忍耐不住,一定要开口痛骂。

    “程立,你这龟孙子王八蛋!你不是人,是一头猪、一条狗!就是一头驴子,都比你有种!”

    她骂得声嘶力竭,骂得泪流满面,骂得咬牙切齿。可惜,无论她再怎么骂,都没有用。因为程立并不在这里,根本听不见她的咒骂。

    程立在哪里?

    程立在屋顶上。

    今天是十五,月亮很圆,也很大,很美。

    即使所在的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但唯有这月亮,却皎洁依旧,仿佛从来未曾改变过。所以看着这月亮,程立不可避免地,又再想起了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清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忽然,一阵酒香伴随着曼声吟诵,远远随风飘来。程立循声回头,立刻便看见了席吟春。

    席吟春就在不远之外的另一处屋顶之上,盘膝而坐。他身前摆着个小火炉,炉上烫着一壶酒。身边另外还有两个酒坛子,两个酒碗。

    程立蓦然回首,皎洁月色之下,他的肌肤晶莹如玉,仿佛莹莹生光,更显得丰神俊朗。一刹那,席吟春身躯剧震,几乎看得呆住了。

    但席吟春随即便回过神来,恢复了那一贯的潇洒从容。他向程立举起酒碗,笑道:“这两坛三十年陈的高粱酒,可是同福客栈的镇店之宝。兄台,反正一时半会儿的,你也不会回去了。要不要来点,驱驱寒?”

    程立面色微沉,道:“你监视我?”

    席吟春连连摆手:“别误会别误会。在下绝不是故意的。只不过店里地方就那么大,在下偏偏耳朵又灵。所以才不小心听到了一点点而已。”

    顿了顿,席吟春又笑道:“说真的兄台,其实我挺佩服你的。那位萧小姐,不管用什么标准来衡量,都算得上是位绝色美人儿了。她刻意投怀送抱,而你居然还能坐怀不乱,悬崖勒马。嗯,说句老实话,换了是我,便肯定做不到。”

    程立淡淡道:“其实也没那么难。毕竟要说美人的话,她还比不上我自己。”

    席吟春怔了怔,随即一边用力拍打大腿,一边放声大笑,甚至连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说得好,说得真妙。乍听之下,似乎狂傲。可是任何人只要和你见上一面,就该知道你不过是说老实话而已。妙妙妙,如此妙语,当浮一大白!”

    大笑之间,席吟春当真毫无花假,连干了三大碗高粱酒。却又叹道:“一人饮酒,总觉差了点味道。程兄弟,你真的不来吗?放心,我这酒里没毒,我也不是女人,更比不上你漂亮。所以你看,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程立横了他一眼,忽然纵身跃起。两三个起落之间,便越过几栋楼房,踏足至席吟春所在的屋顶。二话不说,俯身端起酒碗,仰首便饮。眨眼工夫,也是连干三大碗。摸摸嘴巴,点头道:“果然好酒。”

    这三碗酒,程立喝得急了点。纵使丝毫未觉醉意,但酒气却照旧自然上涌。一时间,他面颊处隐隐染上了两片红晕。就如涂了胭脂似得。月光下看来,非但不觉艳俗,反倒更增添了几分人气。假如说,之前的程立站在月光下,宛若月宫中人的话,那么现如今的他,正似红尘谪仙。

    仙姿风韵,当真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霎时间,席吟春竟似看得痴了。直过了好半晌,他才一个激灵,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忽然开口问道:“程兄弟,恕我冒昧了。你真的不是女人?”

    程立这时已经又喝了好几碗高粱酒。毕竟是三十年的陈酿,劲道非同小可。不知不觉间,他面颊处红晕更甚,酒意也有了三分。

    听闻席吟春这句话,他登时面色一冷,更不由分说,举起酒碗,对准这口没遮拦家伙的脑袋,脱手就砸了下去。

    席吟春眼明手快,伸出根指头向前一顶,不偏不倚,恰好顶住了碗底。手腕晃动,酒碗也随之在他指头上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倒似江湖上玩杂耍卖解的勾当。他笑嘻嘻道:“程兄弟,你就当我是喝醉了酒,胡说八道啰,何必发火呢?还是说……难道?”

    说话未毕,眼前陡然一片白光刺眼。席吟春浑身毛骨悚然,只觉皮肤隐隐生痛,当下不假思索,腾身拔起,凌空向后一翻,恰好翻出七尺之外。凝神相望,只见程立手里握着口奇形长刀,犹如一泓秋水,闪闪生寒。

    席吟春目光一凝,脱口道:“这是扶桑的刀。程兄弟,难道你来自扶桑?”

    “废话太多。先吃我一刀!”

    程立揉身赶出,当头又是一刀斩下。这下刀势更快。刀光如虹,登时煞气四溢。

    席吟春笑道:“好啊。程兄弟既然有这雅兴,为兄当然奉陪到底。”口里语气闲暇,手上却不含糊。一翻腕,便拔出了随身携带的那把象牙折扇,径自向刀上迎去。

    关外气候天寒地冻,居然在这里拿着把折扇,本来很有几分可笑。可是此时此刻,这扇子拿在席吟春手里,却非但绝不可笑,反而相当可怕。

    只见他点、刺、戳、打、拨、卸、划……把区区一件文人墨客的风雅之物,分别使出了匕首、拐子,铁牌、蛾眉刺、点穴橛、判官笔等等诸般兵器的奇招妙着。繁复精妙,教人拍案叫绝。

    再加上席吟春的轻功也极为精妙。他在屋顶上东西来去,纵横跳跃,宛若花间蝴蝶一般,程立接连砍了十几刀,居然连他一根头发都没砍得下来。

    ————

    今天母上大人生日,所以没太多时间码字,只能一更了。各位请见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