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 第三十九章 不道歉就分手
    看着她面若桃花的样子,易临玺心中微微一动,刚才原本是逗着她玩的,但是现在看到她这么娇羞的模样,心中起了别样的悸动。

    不过考虑到眼下的状况,他还是暂时压下心中的想法,轻笑一声,装作不经意般的继续说道;“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咱们也算是熟人了。”

    “我呵呵你一脸。”简意冷笑两声,挥了挥没什么威慑力的小拳头,没好气的说道,“你丫的真的是脑洞太大了,需不需要我找来一些水泥,帮你把脑洞填平,省的刮风的石头,脑阔冷。”

    闻言易临玺挑了挑眉,微微一笑,完全没有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

    目光一错,又转移到电视上去了。

    见状简意就已经明白了,这货是没打算走了,那就不太好弄了。

    毕竟论起来,两人是在做戏,没有真的在交往,这样的相处,若是被别人发现了,指不定又要说出什么风言风语来,易临玺可以不要脸,但是她得要啊!

    最最重要的是,她得保护好自己,不能给这个淫魔占自己便宜的机会!

    前几次自己被他占了不少的便宜了,要不是碍于金钱的诱惑,以自己的节操,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所以今天一定要提高警惕,绝对不能给他一丝一毫的可乘之机。

    如此想着,简意打定主意,一转身,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双腿蜷缩起来,抱成一团,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易临玺。

    如此“炙热又深情”的目光,易临玺想要忽略都难。

    顺着视线扭过头去,两人正好对上眼,彼此对视着,一时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易临玺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娘子,为夫知道为夫的相貌也算是上等,日常都会受到痴迷的眼神,但是你这么的不加掩饰,为夫还是感到有些羞涩。”

    听着他大言不惭的夸赞自己,简意拱着鼻子哼了一声,嫌弃的摆了摆手:“脸是个好东西,出门的时候一定要记着带上,最好是连同脑子一起,省的被人笑话。”

    “你是在说我不要脸?”挑了挑眉,易临玺表情似笑非笑。

    看到他的表情,简意心中警铃大响,完全是下意识的,她连忙摆着手摇了摇头,否认了:“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我只是在为你的安全着想,毕竟现在的人啊,脾气都比较暴躁,很多时候都是不讲道理的。”

    在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明哲保身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闻言易临玺盯着看了她一会儿,最终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个狗腿的模样还真是……不好形容。”

    感觉自己被嘲讽了,但是碍于他的“淫威”和自己渣到爆炸的战斗力,简意还是决定忍气吞声。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一个女人,二十年也都不是问题!

    两人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一个看电视,一个看……不对,是盯人,目光都不带错开的,死死的盯着他,以防他有什么动作的时候自己能够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但是简意忘记了,这样集中精神紧盯着一个人是十分的耗费精力的。

    于是乎,盯着盯着,她的眼皮就开始打起架来,然后,一不下心闭上眼睛,就再也睁不开了。

    易临玺会发现她睡着了,完全是被她的呼噜声影响到了。

    顺着声音看过去,不久前还瞪着一双晶亮的眼眸的人,已经抱着靠枕,埋头在上面睡得十分的香甜了,可能是因为姿势不是很舒服的原因,所以才打起了呼噜。

    但是声音也是轻轻柔柔,不觉的讨厌,反而透着一种可爱的感觉。

    见她已经睡着了,易临玺当即便将电视关掉,起身到她的面前,动作轻柔的将她打横抱起。

    简意在他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之后,继续睡,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刚才的戒备心都跑到哪里去了?”

    低声的调笑了一句,易临玺缓步的抱着她进了卧室,轻手轻脚的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看着她缩在被子里面睡得香甜的模样,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悄悄地俯身过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轻声地道了一句“晚安”,易临玺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关上了卧室的门,离开了。

    简意浑然不知,兀自在沉醉在梦中,睡得十分的香甜。

    反观苏雅雯,再一次的落荒而逃,回到家后,怎么想都觉得憋气。

    明明简意和易临玺之间肯定存在着问题,但是就是没有确切的证据,使得她屡屡落败,受到了奇耻大辱,这些账,她都记在心里,一刻也没有忘记。

    辗转反侧一夜也没有睡踏实,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苏雅雯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皱着眉头想要报仇。

    思考了很久之后,她才决定去找莫筠然。

    原本苏雅雯巴不得莫筠然和简意这一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但是这次的事情,她思前想后,觉得想要惩罚简意,也只有找莫筠然。

    毕竟……被自己曾经深爱的前男友指责,这样的滋味一定是非常的不好受的。

    至于简意之前说的那些什么已经不在意了,忘记了,不再爱了之类的话,苏雅雯一个字都不相信。

    苦苦的追了两年多的男人,说不爱了就不爱了,怎么可能,也就是骗骗小孩子罢了。

    苏雅雯也算个行动派,想到了就要马上去实施。于是穿衣洗漱,马不停蹄的朝着莫家就冲了过去。

    到的时候,刚好莫家的人也都起来了,正在吃早饭。

    看到急匆匆赶来的苏雅雯,莫母愣了一下,随即连忙招呼她过去:“雅雯啊,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是不是还没有吃饭,刚好过来一起吃,我让他们再准备一副碗筷。”

    说完吩咐佣人准备餐具。

    苏雅雯也不客气,走过去对着莫父莫母打了声招呼之后,坐在了莫筠然的身边。

    一家人安静的吃着早饭,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谁都没有说话。

    吃过饭后,苏雅雯拉着莫筠然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一抬头,双眼含泪,垮着一张脸,模样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见状莫筠然皱了皱眉,不明所以:“你这是怎么了?”

    “筠然,你得帮帮我,我被人欺负的太惨了!”苏雅雯抽抽噎噎的诉苦,将事情夸大了讲述了一遍。

    在她的叙述里面,她自己就是一个无辜的小白兔,被易临玺和简意联起手来欺负,毫无还手的余地。

    简直是闻这伤心,见者流泪。

    只可惜莫筠然听完了,却没有什么过大的情绪变动,脸上情绪还是淡然的面无表情,眼眸中隐隐地含着一丝不耐。

    说完半天了都没有等到预想中的反应,苏雅雯不解的抬起头,看到他的表情,愣了一下,随即心中一股怒火一下子就升腾起来了。

    “莫筠然,你这个态度是什么意思?你未婚妻被欺负的这么惨,你居然连点儿反应都没有,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那不都是你自找的吗?”莫筠然丝毫不示弱的怼了回去,“之前我就警告过你,让你安分守己一点,不要再去惹事,你不听,招惹到了事情,自己摆平不了,又想到我了,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真的是胸大无脑吗?”

    被他这么不留情面的嘲讽,心高气傲的苏雅雯怎么忍受的住,当即梗着脖子就要反驳。

    但是莫筠然完全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冷嗤一声,面容彻底的冷了下来:“说你没脑子不愿意听?那你就不要做那些让人诟病的事情。现在,马上,给简意道歉。”

    “你说什么?”苏雅雯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让我给那个贱人道歉,凭什么,她配吗?”

    “她配不配我不清楚,但是你要是不道歉,那我们就分手吧。”莫筠然毫不犹豫的说道,“我绝对不会因为你,让易临玺有了对付莫家的理由,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闻言苏雅雯当即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愣在原地,表情呆滞。

    是啊,她怎么忘记了,还有个易临玺,那是她完全招惹不起的人物。

    想到这里,苏雅雯的气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恐惧,缩着脖子不敢说话,再也没有了刚才耀武扬威的样子。

    看着她垂着头,莫筠然脸上浮现轻蔑,稍纵即逝,叹了口气,语气放柔:“雅雯,我知道你也受了委屈,但是现在的情势,我也是无能为力,但是你放心,这笔账我都给你记着,以后总有讨回来的时候。现在你先忍一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知道,你放心,我都明白。”

    点了点头,苏雅雯掏出手机,找到简意的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此时,简意站在门口,看着站在面前的易临玺,一个白眼儿翻出了天际。

    真好,阴魂不散的小队伍又增加了一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