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 第五十八章 来去匆匆
    和弘扬玻璃制品厂的谈判进行得很艰难。

    这是一家市属国营企业,曾经也为洋河等知名酒企提供酒瓶设计和制作,但是随着知名酒企纷纷建立自己的专门酒瓶生产企业,弘扬玻璃制品厂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这也是目前弘扬玻璃制品厂之所以连莲花酒厂这样的客户也不愿轻易放弃的主要原因,否则以极盛时期年产最高也不过两千吨的莲花酒厂的表现,这家企业也不可能如此善待。

    好说歹说,弘扬玻璃厂勉强同意了先行为莲花酒厂设计制作出样品酒瓶,至于说后续的订货生产,那还得要等莲花酒厂先行交付一定数量订金之后方才生产了。

    对莲花酒厂的不看好不信任也在情理之中的,弘扬玻璃厂不可能因为莲花酒厂主动偿还了几万块钱的欠款就对莲花酒厂大开绿灯,莲花酒厂之前的欠款也给莲花酒厂的信誉度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这也是一道难题,没钱就这么恼火,哪里都要花钱,但现在还没有打开局面之前,谁也不知道这钱砸进去会不会颗粒无收。

    下意识的从裤包里摸出一盒利群,抽出一支放在嘴上,动作娴熟。

    一直到打火机都拿了出来,刘飞翔才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又要染上烟瘾了。

    克制着那股冲动,刘飞翔把烟重新放回烟盒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四处打望了一下,尽可能的分散香烟对自己的吸引力。

    王晓彤一个听起来有些女性化的名字,但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他算是刘飞翔前世今生最好的兄弟了,就算是在前世的关系就一直没有断过,不过后来这货进入了部队系统,很少来莲花与刘飞翔相聚罢了。他与刘飞翔也是大学同学,不过二人并不在一个系,但莫名其妙二人就是非常要好,在大学里都是男女搭配的时候,刘飞翔和王晓彤二人却是经常一起打球玩游戏,韩非凡和赵震家就一直怀疑他俩不正常,好在大学期间王晓彤交了小女朋友,他们才断了这个想法。。

    见到王晓彤的那一刻,刘飞翔眼泪有些要流出来的冲动,好久不见了,我的兄弟,王晓彤有些莫名其妙,才分开这几个月,这孩子怎么了?我靠,你来真的啊,我擦,别弄脏我的衣服。。

    刘飞翔有些尴尬,自己表现有些过度了,不过还是寒暄了一番,又打闹着出了机场,一见到刘飞翔的S80,王晓彤有些惊呼道:“靠,飞翔,你这是中彩票了啊!不是说你家庭一般么?感情欺骗我来着,大学你可是天天蹭吃蹭喝呢!”

    刘飞翔回道:“想什么呢?和朋友合伙开了家公司,算是固定资产,一般都是他开,今天为了接你我特别去借的呢。”

    王晓彤一听是合伙的就没了兴趣,他算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出生,不过家里并不缺钱,在香港也算是名门望族,这次刘飞翔叫他过来就是想通过他牵线与王妃搭上线,因为王妃的很多歌词都是王晓彤的一个本家亲戚亲自操刀制作的,刘飞翔其实提出想法的时候就给王晓彤打过电话,在王晓彤嘴里都是小事一桩,不过他还是喊着要过来看看刘飞翔创业情况如何,顺便看看能把刘飞翔拿下的柳如玉本人。。

    在确认了与王妃搭上线之后,刘飞翔也就放下了心来,最近真是太忙了,晓彤过来也能让自己放松一下,二人先是到了Metoo吧,随便喝了点鸡尾酒等待柳如玉放学,期间二人也是说了些乱七八糟的趣事,不过王晓彤对刘飞翔的近况不怎么在意,只是想着早点见见柳如玉这个刘飞翔嘴中的大美人。。

    初见柳如玉,王晓彤便大呼小叫着什么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这类的话,弄的柳如玉一阵脸红,刘飞翔也是无奈,这小子越发有些放浪形骸了?难怪在前世中被家里弄进了部队系统锻炼去了,听他的意思,在正式毕业之后要去南方流浪了已经。。

    又是一番大醉,两人也没有多少叙旧,感情都在心里了。

    第二天一醒来,王晓彤便要赶飞机回广州,他这次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只得回去,刘飞翔微笑着把他送上飞机,并没有多说什么,这个家伙啊,还是没变。。。

    送走了王晓彤,奋斗的日子还得继续,刘飞翔又是一番头疼,奈何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不过这家伙还真是来去匆匆,没有丝毫不舍呢,真如他自己所说一个风一般的男子。。。

    。。。。。。。。。

    “解铃还须系铃人?”刘飞翔挠着脑袋,苦笑着道:“我怎么就成了系铃人了?我系了什么铃?之前我可是连翟主任面都没见过啊。”

    “没见过不代表你没系铃,莲花酒厂现在既然由孙权来掌舵,但你确实实际控制人,而且你还是主要抓营销的副总,那这铃就得要你去解。”

    王一帆摊了摊手,和孙权一起把刘飞翔堵在青石小楼门口。

    “我和田静都去了,可我嘴巴没你那么会说,反而被翊辰给呛得哑口无言,还得你自己去。”

    “是啊,飞翔,你就去一趟吧,翊辰人性格是急躁了一些,不过她就是直性子人,你要把她说通了,那就啥都好办。”孙权帮腔道。

    “我试试吧,可我总觉得翟主任对我成见太深了。”刘飞翔也知道这是绕不过去的坎儿,而且还得要越快越好。

    这边和银行的贷款事宜要马上展开,另一边就是要立即把销售摊子搭起来,把原来的老市场渠道梳理一遍,才谈得上下一步的铺开,而这离不开情况最熟悉的翟翊辰。

    “呃,飞翔,我觉得最好你自己一个人去,我呢,不陪你,我觉得你说的翊辰对你有成见可能还真有点儿,但这种成见并不在于你,嗯,两个人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这是最好的沟通方式。”

    孙权摸了摸自己脑袋。

    “翊辰这个人喜欢把话挑明,而且她如果认为你说得对,那么绝对不会不承认,所以我觉得如果你把你的那些想法构思提出来,应该没问题,她不是那种输了还不肯承认的人。”

    刘飞翔看了一眼王一帆,确定对方不是在说笑,想了一想,这大白天去,想必也没有人会说啥闲话。

    王一帆的话也有些道理,有时候两个人沟通比有其他人在场更合适一些,免得说过了下不了台。

    “那行,对了,大权,弘扬玻璃制品厂那边,你得要去盯着一下,样品一出来,我们就要见到,另外包装的事情,你也得多操心,酒厂那边都忙着生产,剩下的事情就得要我们自己撑起来。”

    想到这里刘飞翔就觉得头疼。

    手里事情太多了,新的口味,肯定要有新的酒瓶和包装,另外要想把精品莲花醇这个品牌一炮打响,在广告宣传上就得力度要大,而且还要遍地开花,重点突出。

    现在的消费者还没有经过那个洗脑式的广告营销时代,对广告的抵抗力还比较差,这也正是刘飞翔最大的倚仗。

    他有无数种广告营销的方式策略,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有这个底气来把莲花酒厂搞起来。

    看见对方冷冷的把茶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沙正阳忍不住咧了咧嘴。

    还好,虽然态度冷淡,但是起码的礼节还是保持了,这证明对方并非那种蛮不讲理的人,这是好现象。

    “翟主任,我就开门见山了,我是来邀请你重返酒厂,销售这一块你最熟悉,所以酒厂真的离不开你,……”

    “打住,酒厂离不开我?我没那本事,我在酒厂拼死拼活干,酒厂一样要关门,你记得你也说酒厂销售存在很大问题么?这不就是我的责任?”

    翟翊辰毫不客气的制止了对方的话头,“既然是我的责任和原因,你还来请我干啥?是要重蹈覆辙么?”

    “翟主任此言差矣,酒厂产销都有问题,销售问题更大,但这是营销战略出了问题,和销售本身关系不大。”

    刘飞翔知道不把这个心结解开,对方恐怕也是不会接受自己的邀请。

    “营销战略是酒厂决策层来制定,销售只是执行,当然不是说销售没有一点责任,销售应该根据自己对市场的调查分析像厂里提出合理建议,但归根结底制定营销战略是企业决策层的问题。”

    刘飞翔开始抽丝剥茧。

    “而在此之前,我感觉酒厂好像并不存在什么决策层,就是原来的厂长加上财务上的几个人,就算是决策层了,但这个决策层恐怕很难发挥真正实质性的决策作用。”

    刘飞翔客观精准的分析击中了翟翊辰内心深处最痒处。

    作为外联部主任,翟翊辰没少向厂里主要领导提过建议。

    最后出了王一帆,各个分管副总和财务,听不进人言,舍不得花钱在营销上边,特别是酒厂财政确实困难,就算是王一帆也没有支持她。

    当初翟翊辰婵就提出过要根据市场情况,有重点的倾斜,尤其对一些市场情况较好的市县要加大力度,可以选择性的放弃一些市场效果不佳、信誉不好的渠道。

    但是这些建议都没有得到酒厂管理层的认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