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提着短刀,郑重的上了旗台。

    他的身形摇晃,似乎有些站不稳。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此时的祥,有些激动,还有些紧张。

    那种大仇得报的激动,那种大仇得报的紧张。

    祥先是来到了阿志面前,刺啦啦一把撕开了阿志胸前兽皮,在后者求饶的目光之中,祥几乎泣血道:“我父亲对你们这么好,你,怎么狠心杀我父亲?”

    话落,祥噗的一刀捅了出去。

    噗嗤一声响,鲜血飞溅,铜刀成功的破开了阿志胸膛。

    铜刀锋利,阿志还没完全死去,祥就伸手进了阿志胸膛,一把摘出来他的心脏,一刀剁下,将那尚在跳动的心脏给摘了出来。

    川看着阿志气绝,整个人都坏了。

    一时间,他有些后悔了。

    后悔与阿志逃出来之后答应他来青峰山脉做土霸王的提议了。

    他更是后悔当初阿志杀白猿的时候,自己会同意了。

    如果,如果可以重来,川想在姬贼攻破了漓火山谷,擒获了阿劫与木莲的时候,就选择投降姬贼。

    姬贼爱才,自己在阿劫叛乱的时候又没有做什么深恶痛绝的恶行,姬贼一定会原谅并接纳自己的。

    实在不行,从漓火山谷逃出来的时候,自己不和阿志一起来青峰山脉,随便找一个地方流浪,以自己的本事,如何做不成?怎么活不滋润?

    说来说去,还是自己的贪心害了自己。

    一直求活的自己注定是活不下去了,当初杀白猿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想到有今天了。

    还找麻烦给姬贼,用脑袋想想,祥也不会是姬贼的对手,这不,祥非但没能阻止姬贼,还成了姬贼的手下么?

    摘掉了阿志的心脏,祥又迈步朝着川走过来。

    他这一路走,掌中淅淅沥沥的向下滴血。

    川难受极了,一想到自己待会同样要被摘心,就忍不住头皮发麻,那该多疼啊。

    越想川越是难受,好在,祥没有让他想的太久。

    铜刀破开肚皮,川解放了,心说这也没有多痛啊,也就是第一下有些疼而已,唔,还有心脏被握住的时候。

    心脏离体,川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的瘫软在柱子上面。

    直到临死,川方才看的开了。

    将仇人心脏同时放在旗杆下,祥遥遥的对着南方白猿山脉的方向跪拜,张口悲恸大哭。

    姬贼拍了怕祥的肩膀,将仪式往下举行。

    基本上,重头戏都已经过了,接下来,无非就是姬贼保证怎么怎么建造青峰山脉,怎么怎么带着族人们过上好日子。

    足足到了傍晚,具体效果如何姬贼不敢断定,不过看这些青峰族人看待自己的目光,姬贼还是很满意的。

    那是崇拜,尊敬,以及钦佩的目光。

    姬贼可以确信,此时收心的计划,已经完成了大半,唯一剩下的问题就是,自己离开之后,青峰山脉交给谁来管理?

    这个人必须是在青峰山脉中要德高望重,有一定的实力,最重要的,还要对自己忠心,只有这样,姬贼方才会放心离开。

    阿虎是最适合这个位置的,毕竟阿虎曾经与松赞在青峰山脉中待过一段时间,当地的族人都认识阿虎,而且,阿虎战斗力也不一般,用来镇守青峰山脉,也是最合适不过的。

    不过,姬贼并不想留下阿虎,因为阿虎这一路北征表现的太抢眼了,这样的人才,姬贼还是想留在身边听用。

    唔,看来还得要麻烦一段时间啊。

    当晚回去,姬贼召集众人,将阿智带过来,剩下的那批果酒拿了出来,供大家畅饮欢庆。

    虽然说青峰族人与联军加起来有两千五六百号,这点果酒根本不够喝,不过,每个人能分的小小的一碗还是没问题的。

    主要是让大家尝尝鲜嘛。爱文学网

    初喝到果酒,这些青峰族人也是啧啧不住的叹,似乎很诧异为什么会有这么好喝的东西。

    夜晚,篝火通明的青峰山谷,阿虎坐在一处巨石上面,看着天边皎月,手里拿着一碗果酒,愣愣出神。

    青峰山脉故地重游,阿虎想起来了松赞。

    当初,他就是在这里,应着松赞的要求,陪着松赞演戏让当时还不是族长的布对松赞芳心暗许,从此死心塌地。

    现在想想,阿虎觉得有些可笑。

    他举起来碗中的果酒对着天边月亮,自嘲一笑:“或许,在那个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你人品不行了,现在应该没有人还记得你了吧,可惜啊,松赞你自认为是个人物,却总是做出来连畜生都不会做的事情。”

    言讫,阿虎一口喝完了碗中果酒,一擦嘴巴,站起身来,欲往山下走。

    正走着,阿虎忽然站住,一只手放在了腰间铜刀刀柄之上,回头暴喝:“谁!出来!”

    声音落下,一颗巨石后面人影晃动,然后走出来了一个人来。

    正是白天观察姬贼的那个青峰族人,阿虎认识他,当时在青峰部落的时候,二人有过一些交集。

    阿虎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掌,问道:“阿追,你怎么来了?”

    名叫阿追的青峰族人笑了笑,向前走了两步:“阿虎,我来是有事情找你的。”

    “哦,什么事情?”阿虎挑了一下眉头问。

    阿追微微笑,问道:“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族长,是什么样的人。”

    阿虎眯起来了眼睛打量阿追,月色下,阿追面色不变。

    有半天时间,阿虎方才道:“聪明,睿智,果决,有魄力,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

    “这么说,要比之前你跟着的松赞厉害多了。”

    阿虎抿嘴不言。

    阿追道:“也是,松赞那种人,如果不是布帮着他,他在青峰部落,根本抬不起头来。”

    “你直接说吧,你想做什么。”阿虎道。

    阿追呵呵的乐:“没什么,只是想见一见你们族长,然后,和他聊聊。”

    阿虎的面上,立刻浮现出来了层层疑惑出来。

    ···

    姬贼正和易商量着离开之后的安排事宜,二人做了一个青峰山脉的沙盘,观察青峰山脉的地形与外部的敌人。

    “青峰山脉高耸,比较容易防守,基本上,在这里只有留着有五百战力,搭配合理的战术,就可以抵挡至少一千人的进攻,当然了,如果是咱们的五百人的话,就是两千人也不怕。”

    姬贼点点头,赞赏的看了一眼易,他能感觉的出来,易那进步飞快的速度。

    一时间,姬贼不由得想起来了一句话,那就是一个人的目光,一个人的心胸,将会随着他的见识而增加的,过去易留在漓火部落,就算他天资聪慧,但是大局观上总是差了许多。

    这一路北征而来,易差不多也是成长为了独当一面的人才。

    当然了,距离阿良还是差了一点,不过已经可以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阿劫那样多面手的。

    嗯,可以着重培养了。

    “嗯,你继续说。”姬贼心里想着,便继续道。

    易点了点头:“现在的关键是,咱们用不了多少天肯定是要离开的,虽然青峰部落现在对咱们已经表示臣服,但是,如果这里没有一个可以管事的人的话,咱们一走,还是非常危险的。我的想法是···”

    易的话还没说完,外面走进来了土山,低着头冲姬贼道:“族长大人,阿虎来了,说是有事要见您。”

    姬贼愣了一下,抬头看:“让他进来吧。”

    土山点头,转身便出去了。

    片刻功夫,阿虎领着阿追走了进来。

    看到了姬贼,阿虎先是见礼客气,倒是阿追盯着姬贼看了一会儿,内心里,不由得叹气惊讶。

    姬贼明明这么一个普通的人,却是可以做出来这么不普通的事情,还有什么比这更难以置信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