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让她辞职
    沈怀瑾狭眸微眯,“谢子衿,你心中,对本王还是有意见的罢?”

    谢子衿扑通一声跪下,“不愧是王爷,如此明察秋毫,草民罪该万死……”

    这回男人的脸是尽数阴沉了下来。

    “谢子衿,你今日就在此说个明白,本王到底哪里做的不妥,令你不满意了。”

    这话听得谢子衿心惊肉跳,“王爷折煞草民了。王爷又岂会有不妥之处?”

    沈怀瑾眯起眼睛,“你在林府这些时日,就学了这些陈词滥调?”

    谢子衿将头低得近乎贴到地面了,声音亦是小的可怜,反反复复呢喃一句话,“草民罪该万死,强娶民男一事,只此一例,还望王爷宽宏大量,饶草民一条贱命。”

    沈怀瑾却是一把拉起了她,攫住她的下颚,强迫谢子衿直视着自己。

    谢子衿只觉得面前之人从未有过的威严,仿若一座大山一般,活生生地压了下来,惊得她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不想却是并未成功。

    “谢子衿,你觉得,我,会因为这件事,对你不利?”

    他的语气反常地愤怒,令谢子衿再度陷入不安之中。这皇家的人,当真是喜怒难测,说翻脸就翻脸。

    最为致命的是,她压根没有意识到,令沈怀瑾动怒的点,在哪里。

    因而她瞪着一双浑圆的水灵灵的眸子,惊惶不安地与他对视着。

    这眼神于沈怀瑾而言,却当真是要命了。

    他猛地一松手,谢子衿这才挣脱了桎梏,大口大口地喘息了一阵,仍是不敢开口。

    “连个九品芝麻官都不是,官腔却是一套套的,”沈怀瑾沉下面色,“林家倒真真是个风水宝地。”

    谢子衿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无数的憋屈也随之消散了去,她鼓起勇气道,“王爷,您若是对草民有什么看不顺眼的地方,直说便是了。这般猜来猜去的,草命怕是临死前也不知道您动怒的原因。”

    沈怀瑾道,“首先,我从未想要你的命;其次,我并未生气。若说到看不顺眼的地方,倒是有不少,首先,自从知晓了我的身份,你便一口一个尊称。我从未要求你如此。”

    谢子衿心道,她自觉改了口,难道不应该夸她么?

    “那应该如何唤王爷?”谢子衿偷眼看他,“若是以前那个称谓,王爷也不介意?”

    沈怀瑾别扭地别过头,“总之,不必再喊我王爷。”

    谢子衿认真地点了点头,“那日后便唤沈公子?”

    “……”

    沈怀瑾心知自己方才那段话是白说了。可让他自己去提起“夫人”二字的称谓,却是绝对开不了口的。

    谢子衿沉默了一会儿,“那沈公子还有甚么看不惯的么?”

    沈怀瑾:“日后说话,不许那般阴阳怪气。”

    “阴阳怪气?”谢子衿不解地

    问道,“哪里阴阳怪气了?”

    沈怀瑾补充了一句,“除此之外,说到称谓的事情,你不必在我面前如此谦卑。日后自称‘我’便是。”

    谢子衿连连点头,算作应允了,“那沈公子,其他看不惯的地方都一并说了罢。”

    沈怀瑾沉吟片刻道,“日后不许打官腔说话。你平日里的油腔滑调,很好。”

    油腔滑调?

    谢子衿在心中又抖了一抖,原来在沈怀瑾心中,她居然是一副油腔滑调的形象?

    “好。”她默默地将所有的小心思都埋藏到了心里。

    常道敢怒不敢言,可她现在竟是是怒也不敢,言更是不敢出一声。

    眼见着窗外愈发浓烈的天色,沈怀瑾叹了口气,问道,“今天还回林府么?若是不回,便坐下来与我谈谈,至于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

    谢子衿闻言瞪大了眸子,“当真?”

    “嗯。”

    沈怀瑾道,“你都想知道些什么?”

    谢子衿思索了一番,“年师师是谁?”

    由于这是她从认识司元之后,唯一出现的年轻女子,她自然要问个清楚了。

    沈怀瑾清了清嗓子,“年师师是张采臣在文州救下的那个女子。”

    至于张采臣,先前在浪子馆,沈怀瑾与林含章二人俱是喊过他的名字,故而谢子衿且不去问他了。

    “先前我彻查叛贼赵镜之时,无意中发现其竟是参与贩卖的勾当。而在调查过程中,又是发现了林府在源源不断地朝外供盐一事,故而我等猜测,林府内应是有盐窖的存在。”

    “不过当时我几人进去,却是被林南柯操纵的一条蛇拦在了盐窖的入口。那时林南柯担心我等当真进了那个盐窖,便假意受伤。”

    谢子衿于是乎想起了那条蛇,怪不得林府竟是为此专门制造了对付这种蛇毒的金疮药,原来那蛇就是林南柯养在那里的……

    “当时林贵妃道,这蛇唯独他妹妹林南柯才不会表现出敌意,但凡其他人接近了,都要威胁并且攻击。”

    想到这里,他骤然紧张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眼谢子衿,“当时你是如何引开那条蛇的?”

    谢子衿撩起裤管,大喇喇地给沈怀瑾看,“喏,其实也没有引开,还是被咬中了。”

    沈怀瑾紧张地低下头去看那伤口,见淡淡的青紫附在皮肤表面,略显几分狰狞。

    他皱起眉头,“未曾都不与我提起此事?”

    谢子衿弯了弯唇角,“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林南柯亲自给的药。我被蛇咬伤后,出洞口的时候却是晕了过去,幸好被进入盐窖的人发现,及时服药上药,才好了起来。”

    “林南柯知道你去了盐窖?”沈怀瑾的面色难看得宛如天快要塌下来。

    谢子衿点点头,“是。”

    沈怀瑾眸色深了深,“我不管你去林府的目的是甚么,但你尽快与林南柯辞了这职务。日后若是缺钱了,便来寻我要便是。”

    谢子衿有几分震惊地看着他,见他神色不善,又垂下眸子,不敢直视他,“是。可这须得寻个由头……”

    沈怀瑾思索了片刻,背对着她道,“就说你有了心上人,准备回乡娶亲。”

    谢子衿:“……”

    瞧见沈怀瑾那一脸不可违逆的表情,谢子衿不由得将这份心思收了回去。

    不过眼下既然沈怀瑾愿意供着她在京城舒舒服服,而且这提议又是拒绝不起的,谢子衿只好选择“欣然”接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