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种地南山下 > 第八十三章:赵大山有病
    第三天,黄小雨娘去了一趟东庄黄大娘家,给黄大娘带了红薯干,还带了一包糖果,说是给四个宝的。住在大儿子家的黄老汉黄奶奶也给带了两盒点心,几个人热热闹闹聊天喝茶,说了一下午话。

    没两天,就看见赵大山的娘开始请了黄港的王媒婆,去了黄小雨家。

    王媒婆不是本地人,一开始也没帮人做过媒。与王重阳家是本家,一起逃荒到了黄港安家落户。因为能说会道,又是个热心肠,很快,黄港好几户人家就开始请她保媒了。

    她做的媒,竟然成功率极高,结婚后都是很快抱娃的,大家都觉得这兆头好,更喜欢请王媒婆了,她觉得做个媒人竟然得心应手,也是欢欢喜喜答应了。

    赵家请的王媒婆进了黄小雨家,这件事就像一阵风一样在黄港传了出去。

    很快,赵大川和黄小雨的亲事就定了下来。

    这亲事定的,一下就把二十二岁还没说亲的赵大山推到了风口浪尖,一个庄子上说什么的都有。有的是纯粹无聊,晒太阳嗑瓜子闲的,有的就是眼红,什么样人都有,什么样的谣言也敢说。

    有的说,赵大山是出了几年海,有钱了,看不下乡下姑娘,想去东央郡找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这话一说,就惹得众人哄笑,有钱人家的小姐那是谁都能娶的?那么娇滴滴的小姐,就跟一块豆腐掉进灰堆里,拍不得吹不得,娶回来还得当个菩萨供着。

    有那混的,就说,就是当菩萨供着也是愿意的,那些娇养的小姐别说当菩萨供着,就是睡一觉立刻去死也值得了,何况娶回来做了媳妇。

    也有的说,是不是赵大山跑船跑码头青楼楚馆逛多了,得了什么说不出口的病。

    南山镇每日有商船来往,就一个小小的南山镇就有两家青楼,更别说那些个暗娼半掩门子的。

    船工上岸,第一件事就是吃饱了去洗澡,吃饱喝足洗干净就是去青楼找小姐,或者是去那些暗娼家半掩门里找那些便宜的妇人。更有那船商,管事在这边租房养着小老婆的。

    见得多了,听得多了也就知道那些跑船的汉子有多饥渴,上了岸有多疯狂。

    赵大山不是个青涩少年半大孩子,他跑船回来都二十一了,你要是说这么大的小伙子跑船出海没开过荤,都没人能相信。跟着那群不要脸的老船工,能学到好?

    还有说,大山是不是出海遇见海盗,打斗中受了伤,不是说他们四个因为有功劳,得到了赏赐,所以才有钱去东央郡开铺子的嘛。

    这跑船的功劳,可不是小功劳,当初黄老汉背回小东家,在黄家湾盖了四栋房子,走山全冲垮了,人家又跑黄港这边又盖了五栋。

    黄宝贵已经结婚了,黄德磊也在议亲,黄德落娘也在托媒人相看着。只有赵大山一点动静没有,赵大川还先在哥哥前头说好了亲事,这明摆着是有事啊!

    众人的猜测也不过是,赵大山是不是伤了男人的根本,估计不能传宗接代了,所以不想祸害好人家的姑娘。

    谣言传起来,就像一阵风一样。

    很快,就连赵庄赵大山的爷爷奶奶都得到了消息。

    春天,二月初三,一阵鞭炮声中,赵大山家的房子开始动工。

    大船运来的青砖乌瓦,就停在黄港码头。

    挖地基,砌砖墙上屋梁盖乌瓦,赵家两栋房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很快立起来。

    很快,赵家在镇北买了一片近百亩滩地的事情又传了出来。那些当初对赵大川这个俊俏后生有点想法,却又犹豫不决的人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就应该在赵大山回来,就过来先给赵大川定了。赵大山都废人一个了,以后肯定指望着兄弟赵大川呢。

    黄大牛他爹,果然是个不老实的,下手这么快,抓了赵大川这条大鱼。

    也有心思蠢蠢欲动的想着,赵大川怎么也比不上赵大山有本事,还不如直接把闺女说给赵大山。说是有问题,也未必真有问题,毕竟是谣传。

    再说,就是有问题,那不是人还好好的嘛,浓眉大眼,身材高大。实在不行以后赵大川生了儿子,抱养一个回来,香火没问题。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媒人没少上门,赵大娘一律都是,算命的先生说,大山不宜早结婚,得等两年。

    说了多了,连赵大山娘自己都有点相信了,我家大山可能真的不能早结婚。姻缘不都是天定的嘛,大山肯定是姻缘没到。赵大娘奇迹般地安心了,竟然不急不躁开始准备房屋动工的事情。

    至于买的滩地,赵大娘根本不操心,自然有赵大川找人料理的好好,期间黄豆也帮了不少忙,还把自己家爹拉去做了几天监工。

    别说,做这些事情黄老三真的挺愿意,他尽心尽力地给赵大川帮忙,哪里该挖深沟,哪里该垒高埂。

    自从黄老汉家买了滩地,改造成良田,就给了这些民众很大的启迪。滩地也可以改造成良田,而且土地肥沃,价格便宜。

    就是改造的时候代价太大,买滩地的人并不踊跃。

    正常购买,必须按大面积购买,因为只有几十上百亩购买滩地,才能有能力挖沟垒堤。你一家买个三亩地五亩地,挖个排水的沟渠,垒个挡水的高埂就下去一半了,还不如买几亩良田来的实在。

    没有便利的沟渠,没有高起的堤坝,如果这一年雨水多,再多的庄稼也不够淹的。

    一般人根本没有购买力,也冒不起这么大的风险。东湖附近高处大面积的滩地,多少人虎视眈眈却不敢下手,还不是害怕雨水一来,颗粒无收。

    这些大面积滩地,都是每年雨水丰富的季节给积淤而成,要么就是雨水爆涨会淹没的地方。这些地方,大部分别说洪水,就是雨水稍微多点,就很容易淹没下去。

    赵大川买的这块地,是黄豆亲自测量,计算,最终由赵大山拍板,赵大川才去买的。黄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不是洪水,她所选的地,肯定是旱涝保收。

    而真正的洪水,正常都是几十年才出现一次。几十年的收获,就是淹一次也值了,何况淹没了,第二年还是自己的土地,还能继续耕种。

    这种滩地,因为容易被淹,最关键的是不交税粮,这就很可观了。

    黄豆还给了赵大川保证,只要他把地种好,黄豆就可以保证让他家地里的稻谷也能成为县衙采购的良种。县衙不要,卖给普通民众,乡绅大户家做种粮也可以。

    只要黄家种粮的这块金字招牌不倒,那么赵大川的这片土地就不愁不出好庄稼。

    赵大川回去把黄豆的话原原本本学给赵大娘听,赵大娘欢喜的连忙到丈夫赵勤的牌位前上了三炷香。

    不用说,黄豆说这话肯定是为了赵大山。赵大娘旁敲侧击,没有从赵大山嘴里套出一句关于黄豆的话。她只知道儿子喜欢人家黄豆,却不知道黄豆对赵大山的看法。

    她还让二儿子去他哥那里打探,让赵大川以兄弟的名义去关心一下哥哥的终身大事。赵大川从小听赵大山的,现在更是以大哥赵大山马首是瞻。

    他一进他大哥屋,直接就把他娘出卖了,说是他娘让他来打探一下黄豆的事情,他们是不是郎情妾意,还是赵大山剃头挑子一头热。

    赵大山只说了两个字:“等着。”

    他不是不愿意说,他怕传出去,于黄豆的闺誉不好。只要涉及到黄豆的事情,别说亲兄弟,亲娘都不行。

    打探不到消息的赵大娘也就罢了手,专心开始看着家里建房造屋。

    初春,气温开始回温,赵大娘正领着赵小雨在新家里收拾。兄弟俩各建了两栋大房子,前院后屋,砌了灶房,屋后还开垦了菜地,挖了互。

    前院通往后屋是一条青石路,路两边砌了半尺高的花墙,种菜也好,栽花也行。

    这是赵大娘这么多年,活的最扬眉吐气的日子。赵勤死后,他们母子四人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秋后,等木工师傅打好家具,这个家更要大变样了。

    赵大山和赵大川的房子,中间是没有排水沟的,两家院子是一堵墙,靠走廊这边开了一个门。

    这也是赵大山要求的,兄弟俩住一起总会有点鸡毛蒜皮的事情,不如分开住。院中间门一开,大人孩子来往也方便,不用绕路,门一关,又可以各过各的。

    赵大娘也觉得好,她就没见过那家兄弟在一起能齐心合力的,不吵不闹的。

    黄老汉五个儿子,结婚就分家,各家过各家日子,别说吵架,妯娌之间连脸都没见红过。房子被泥石流冲了,一家人住到一起也是齐心协力,现在人家又盖房子又做生意,码头还停了货船,谁家有他家这么好的。

    想到黄老汉家,赵大娘就想到了黄豆,这心就有些七上八下,也不知道大儿子能不能如愿。

    正七想八想,外面传来敲门声,赵大娘边整理着衣裳边问:“谁呀?”

    说着,刚好走到前门,顺手打开前面,就看见自己公公婆婆正站在门外,公婆身后站了七八个膀大腰圆的汉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