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第一道祖 > 第四十章 自创战技
    令牌中间,血色的两个字,杀气就是从这两字散发出来的。

    光是两字,就不是一般的先天九重之人能够看得,只看一眼,受伤都是轻的,稍一不注意,可能就会被杀气灭了。

    魏书豪的拇指轻抚着这两字,眼神深邃,而这两字在拇指的轻抚之下,似是活了起来,血光穿透拇指,与拇指流动的血液相连。

    “隐豪!”

    就是这两字,曾经让离火国胆寒,多少家族天才、长老死在这两字之下,成为离火国都内令人色变的两个字。

    这两个字,已经在国都消失了十五年。

    深邃的眼神里突现一道冰冷,接着,密室中空无一人。

    这一夜,没有人知道,离镇城几百公里的一座无名山谷之内,有一个小村庄,村庄内包括小孩在内一共八十八人一夜之间全部死亡,村庄的中央两个大大的血字让人触目惊心:隐豪!

    大血字下边还有一行小字:青灵镇,隐杀入者,死!

    这一晚的修炼,让魏逍遥的修为再度精进,清晨从入定中醒来,感受到体体充沛的武元,感觉还是有些慢了。

    来到豪园,找到父亲让父亲带他再入风魔洞。

    魏书豪怪看着他,笑言:你就不怕你李叔报一尿之仇?

    魏逍遥耸耸肩,没说话。

    魏书豪直接仍给他一个牌子,这个牌子就是风魔洞的通行令牌,意思是,你自己去吧。

    他接过后,微微行过一礼后,便转身离去,刚走到门口,扭头补了一句没原由的话:“父亲,你洗澡没洗干净。”

    然后就消失在豪完深处,只留下一脸愕然的魏书豪。

    他有些莫名其妙儿子怎么说起了洗澡的事。

    没洗干净,身上有味?他深呼吸,没什么味啊。

    嗯?不对,空气中有一丝几不可闻的血腥味,他的脸色微微一变,苦笑一声:“臭小子,你属狗的吗,这都能发现?”

    消除了最后一丝血腥味,摇摇头,十五年没动手,看样子是生疏了不少。

    魏逍遥有了通行令牌,一路畅行无阻,到了内层,他也没有与李奇打招呼。

    上一次,他入得玄巽风刃旋涡,还是一个比较小的旋涡,这内层,到处都是风刃旋涡,越是深入,旋涡就越大,飓风也越激烈。

    他一直深入,感受着风元素的情绪,前方,有一股激烈的飓风旋涡,旋涡内风声冽冽,如果说第一次进入的旋涡好似微风的话,那么这个旋涡就是五级大风了,卷天漫地,巨龙一般的龙卷风高出天际。

    玄青色的玄巽风刃发出铮铮碰撞声。

    魏逍遥没有犹豫,提起武元,闯进了旋涡,刚一进入,一道巨大的风刃迎面斩来。

    “来得好!”

    魏逍遥大喝一声,一拳击上风刃,瞬间,风刃化做风之碎片,向地面跌去。

    火星四射,接着,接二连三的风刃继续斩来,一道,两道,三道……

    他不慌不忙,一边运转先天鸿蒙不灭决吸收着天地间狂爆的风元气,一边打起了烈火拳,双拳出击。

    左拳炎影!

    右拳灼心!

    然后,又换作左拳破山,右拳焚灭。

    好多次,与死神交替,玄巽风刃中,偶尔出现几股超大的风刃,险些将身具初品灵器的身体斩为两半。

    天地伟力,永无止境。

    身上开始出现伤痕,此时,他已经全身贯注着修炼,整个神识都融入在飓风旋涡中。

    渐渐地,他对风的理解又多了一份了解。

    如果说,上次他领会到了风的温柔,风的多情,那么这次,他领会到了风的爆烈、风的愤怒。

    烈火拳意似乎也发生了变化,风与火,风借火势,风更爆烈,火承风势,火更猛烈。

    他一拳一拳演化,整个心神沉浸于拳意的领悟中,把风的爆烈、愤怒,无孔不入融入到烈火拳中。

    再将火的燃烧、高温融入风中。

    于是,烈火拳法变了,变成风火拳法,炎影不再是拳影,而是风刃影,在拳头的前方,可以成千上万道风刃,也可以是一道融合风与火的爆烈巨风刃。

    灼心的速度更快,更爆烈,拳头不但带着火红,还带着一种玄青色,灼心还是那招灼心,灼心已经不是那招灼心了。

    烈火拳法四招,全部被他重新改造,威力更比以前。

    五天过去,这个飓风旋涡已经不能给他带来威胁了,当他退出来之后,脸上终于浮现一丝微笑,自语道:“烈火拳已经不能再叫烈火拳了,应该改名叫巽风烈火拳更为妥贴了。”

    巽风烈火拳算是他自创的第一套拳法。

    “咦,逍遥,你怎么到这么深的地方来了,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一道粗旷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不用回头,他就知道是谁了,只有李奇才会有这么粗旷的声音。

    他还是转身向后,两个人,一个就是李奇,另一个,应该是朱子明了。

    他从父亲那得知:朱子明,外表斯文,像个书生,一张秀气的脸不知祸害过多少姑娘,可如果你觉得他好欺负,他会把你玩到哭。

    用父亲话说,朱子明,斯文败类,外表一身正气,心里却是一肚子坏水。

    三兄弟,魏书豪充当决策者,李奇就是完美的执行者和挑衅者,而朱子明则是那个出主意的,坑死人不尝命。

    “李叔,朱三叔。”魏逍遥向二人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

    关于为什么称呼为什么是朱三叔,魏书豪特意交待了,一定要叫朱子明为“朱三叔”或者“三叔”千万不要和称李奇那样称“朱叔”,否则他会记住你一辈子。

    让他记住你一辈子,那会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他整人的手段多到你无法想像,而且整人的方法你是防不胜防。

    你能想象,当你醒来的第一眼看到满床的蛇或恶心的小凶兽吗;你不能想象,当你在吃饭时突然横空飞来一砣动物的米共,更不能像,你在如厕时,便池内突然冒出一只凶兽,溅得一身臭味;当然,如果你有媳妇时,恭喜你,你更要小心了,可能你们在那啥的时候,突然一只鬼脸出在你眼前。

    反正你记住一点,千万不要叫朱叔、朱哥、朱伯等。

    魏逍遥一向听得意见,所以,当面就喊上了朱三叔。

    “哦,你就是大哥的二小子,魏逍遥?”朱子明的声音很邪性,也很有磁性,不愧是迷倒万千美女的风流书生。

    “是,三叔!”

    为了怕出错,魏逍遥直接把最前面那个字去掉。

    “不错,不错,不愧是能尿二哥一脸的小伙,比你爹帅,比你大哥更养眼。”朱子明邪异一笑。

    “……”

    魏逍遥无语了,朱三叔见面就坑了他一把。

    果不其然,李奇听到这话,脸色开始变了,是笑容,笑得很惨然,一尿之仇,他一直记着呢。

    “那个,李叔,三叔,我还想去修炼,你们有事,我就不打扰了。”

    魏逍遥在后退。

    还没等脚迈出,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搭在他肩上,是李奇,他说道:“逍遥啊,别急吗,你李叔和三叔可想你了,你可不知道,你走之后,我和你三叔说起你来,他可高兴了。你刚出生,他就想收你为徒来着,一直不得愿,这次你可好好跟着我们,让你三叔好好教教你。”

    魏逍遥无很奈,想跑也跑不了,不过,他眼睛一眯,说道:“那小侄就多谢三叔了,三叔,我早听父亲说,你是最伟大的智者,他将天下才华比作十斗,你一人独斗八斗。”

    “哦,大哥真这么说过?”朱子明眼神一亮。

    朱子明一生,最服魏书豪,只要是魏书豪说的,他一定会听,并且尽一切可能做到。

    “嗯,是的,不信,你可以去问我父亲。”魏逍遥一本正经地说道。

    朱子明信了,拿开他肩上的那只毛手,搂着他,说道:“走,去我那,今天我与你秉烛夜谈。 ”

    魏逍遥点头,并看了一眼李奇,带着一丝挑衅。

    李奇很想狠狠地揍他一顿,可是,现在他不敢了,有朱子明罩着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