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爱与浮生之千千结 > 千千结:第八卷 千千结:第53章:月是今夜明
    “难说。我上大学的那些年,同住一个大院的哥们,有时一年也难得见一次面。你有这样的安排,人家就有那样的打算,要凑齐人数,需要运气。况且,你们能不能考进同一个城市,目前还是个未知数。”楚星河很是感慨,“好好珍惜这个晚上,珍惜这个自由自在的暑假吧!”

    叶寒川暗自庆幸:还好还好,我总是能见到臭丫头的。

    萧暮雪默想片刻,慢悠悠地说:“古人遇急事传书,书信上都有特殊标记。咱们也可以效仿,比如梅花签。若收到的信件上有梅花标识,那就说明是必须出现的场合。收信人无论有多忙,排除万难也要赴约。当然,这个梅花签不是随意发的,一个人一生只能发三次。”

    “哇,这学霸的脑子就是比别人灵光!”姚梦芽举双手赞成,“就这么办!”

    “梅花签,梅花签……这名字不错,我喜欢。”方宇墨松了口气,摘下眼镜放到地上,“不能每年见一次,也总还有见面的机会。不错,不错!”

    叶寒川更是欢喜:“臭丫头就是臭丫头,想的点子都格外的与众不同。”

    楚星河心想:我希望你们永远不要用上这梅花签。非重大事件不得召集,而且一生只有三次机会。那得是多要命的事!

    众人为着这梅花签热热闹闹地干了杯,又欢乐地畅聊畅饮。

    萧暮雪往草地上一躺,翘着腿有滋有味地啃她钟爱的猪蹄。姚梦芽侧身躺在她身边,胳膊撑着脑袋,满眼热爱地看着她。

    三个男子又干上了,开始整瓶整瓶的喝酒。傅雪峰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保持惯有的防备姿势坐在萧暮雪身旁,目光落在远方。

    月影偏西,江边的灯火昏暗中带着睡意。

    叶寒川指着傅雪峰问:“这小子今天晚上睡哪?”

    “你睡哪,他就睡哪。”萧暮雪慢悠悠地说,“不许说不。”

    “我和宇墨商量好了要在教室里看月亮,聊到天亮。他也跟着?”

    萧暮雪的眼睛亮了:“哈,这个主意不错!我和梦芽也去。”

    “你们就别凑热闹了,回宿舍睡去。”

    “我不,我就不!”萧暮雪扔掉啃干净的猪蹄,举着两只油腻腻的手就到了叶寒川跟前,“你敢拒绝,我就把你抹成猪头。”

    叶寒川躲开那两只油手,努力想着措辞:“呃……好吧!你不嫌睡桌子难受就跟着。”突然,他抓住萧暮雪的手腕一挥,那手上的油就抹在了萧暮雪的脸上。

    萧暮雪有点发懵。等她回过神来,叶寒川早已跑开了,抱着树笑得前仰后合。她跳起来去追,一脚踩在了眼镜上。

    方宇墨嗷嗷干嚎:“萧暮雪!你长眼睛了没?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眼镜!”

    “呀,这下成真瞎子了。你可别找我,找他去。谁叫他使坏!梦芽,快替我安抚未来的警察叔叔。”

    姚梦芽笑得顾不上答话。

    楚星河的心像鼓满了风的帆那样快乐。

    最终,萧暮雪的手没落在叶寒川身上。她受不了油腻,跑去江边洗干净了。

    酒已酣,人已乏,夜已深沉。楚星河提议打道回府,但没人愿意走。又闹了一阵,才不情不愿地收拾东西。

    姚梦芽哼着一曲熟悉的旋律,那是那个年代最流行的一首歌:“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她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看我看一眼吧,莫让红颜守空枕。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飘去飘来的笔迹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前尘后世轮回中谁在声音里徘徊,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看我看一眼吧,莫让红颜守空枕,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萧暮雪跟着轻声哼唱。片刻后,众人都加进来,同唱一首歌。

    天上月色朦胧,地上人心浮动。几个人踩着没有重量的脚步,一路欢笑一路歌地向学校走去。傅雪峰始终沉默不语,陪在步履飘浮的萧暮雪身边,专心吃糖。

    今夜的校园注定是无眠的。那些未曾归去的毕业生,独自或结伴在校园里游荡和静坐。这个几天前还被他们称为牢笼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了纯真年代最美好的精神家园。那么多风雨无阻的日子,那么多挑灯夜读的晚上,那么多挥汗如雨的验算,那么多声情并茂的诵读,那么多鸦雀无声的考卷,还有那么多的悲伤与快乐、欢喜与厌恶,都因离别而不舍。再也没人黑着脸吧啦吧啦跟你讲学习的重要了,再也没人指着分数对你大吼大叫了,再也没人敲着黑板瞪着眼逼你想正确答案了,再也没有催命的钟声催着你赶时间了,也再也没人跟你抢篮球架了……结束了,自由了,解脱了,反而不自在不开心了。人就是这样,总是在拥有时不珍惜,又在失去后懊悔。

    今夜的校园注定是感性的。月光下,树影里,宿舍里,教室里,哭着的,笑着的,不言不语的……但凡是醒着的,都在怀念,在凭吊,在告别:怀念他们终将逝去的短暂青春,凭吊他们一去不复返的美丽年华,告别他们朝夕相处的一草一木。

    今夜的校园,很包容,很美好,很寂寞!

    月光把教室照得透亮。桌子早已对着窗户排好,摆出了对月夜谈的架势。萧暮雪的头刚挨上桌子,就沉沉睡去。别的人取笑她一番,也都相继睡去。

    半夜,萧暮雪突然醒来。睁开眼,见姚梦芽坐在桌子上,亮晶晶的双眼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她瞅瞅熟睡的男生,低声问:“你怎么不睡?”

    “我睡不着。”姚梦芽望着明月,情绪低落,“你说,我们将来还能在一起吗?”

    “不知道。希望我们能如愿。将来你和宇墨结婚,我肯定会去的。”

    “我们俩……谁说得清楚。他有雄心壮志,我却只想现世安稳。”

    “想那么多干嘛?走一步看一步呗!”萧暮雪笑着说:“咱俩定个娃娃亲呗。”

    “好啊!不过,你确定咱们能生一儿一女吗?”

    “不是也没关系。若是两个女儿,就让她们做姐妹,还像咱俩这样好;是两个儿子,就做兄弟,让他俩保护咱们。当真生了一儿一女,就让他们做夫妻。十有八九,我们是能如愿以偿,做儿女亲家的。”

    “就这么说定了!”

    “我连他们的名字都想好了。女儿呢,就叫梦雪,乳名叫糖糖。女孩子嘛,一辈子到老都甜甜蜜蜜的最好了;或者叫猫咪也不错,平时像猫一样温顺,关键时刻也牙尖爪厉,能保护自己。儿子呢,就叫逍遥,取咱俩姓氏的谐音。”萧暮雪甚是得意,对着月亮手舞足蹈比划个不停。

    “鬼精的丫头!行,就依你!”

    萧暮雪习惯性地拨了拨额前的刘海:“若做不成儿女亲家,我就当你孩子的小姨,反正也不吃亏。”

    姚梦芽笑道:“你几时做过亏本的生意?”

    两人叽叽咕咕地说着笑着,完全没注意到傅雪峰嘴角那丝淡若月色的笑。

    城市的另一端,一个男孩对着挂在窗前的风铃整夜未眠。他身后的桌子上放着一张贴着梅花的卡片,上面写着一行端秀清逸的字: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压着卡片的紫色盒子里,孤寂地躺着一枚淡蓝的柳叶发卡。

    风铃声声,清扬悦耳,穿过茫茫夜色飘向远方,飘到不眠人的耳边,温暖了那一夜的别离感伤。

    PS:高中毕业的时候,我还是青涩不懂人事的小姑娘。因为害羞,连毕业照也没照,躲到学校后面的山上看风景去了。同学们忙着写毕业留言,忙着照相,忙着许下诺言,约定以后一定要再相见。而我和最好的朋友却没有任何约定,也没有合影,依旧各忙各的。毕业后,我们考进了不同的学校,分散两地。那时,交通不发达,通讯不发达。整个大学期间,我们失去了彼此的消息。但我相信,她跟我一样,是牵挂我的。再后来,我们又相遇了……从此,再也没有分开过。这些年,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我们各自奋斗,相互鼓励,是损友,是闺蜜,更是亲人!感谢你出现在我的人生,让我平淡无味的生活多了些色彩!感谢你陪着我走了这半生……岁月不老,我们不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