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女帝背后的男人 > 0285.我就当一次神仙好了(求全订求月票)
    吴琼义愤填膺的喊完,就见到面前的李长苏满脸张红,第一反应居然不是解释,而是先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胸口,随后才说道:

    “吴指挥使,您误会了,我和小年没有什么,就只是不顾小心把……被一件欢喜衣物给烧到火盆里去了而已。”

    而那个叫做小年的侍女也点了点头,随后站到了李长苏的面前去,那个样子看上去就好像是吴琼会欺负李长苏和她似的。

    吴琼听到是误会,随后方才尴尬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原来如此,抱歉抱歉,反应有点过度,我这就走,我这就走。”

    吴琼走到了门口,关上了房门。

    李长苏舒了一口气,但一想到方才自己上半身被吴指挥使看见,心中就无比害羞,不仅如此,这吴指挥使居然还以为自己是男人,那瞬间害羞的心情就变成了羞愤了。

    李长苏松开手来,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边上的侍女小妞也是神情古怪,就听到李长苏自言自语了一句:

    “真的有这么小吗……”

    李长苏这么自言自语的说完,边上的侍女小年,表情有点古怪,就听到小年自己嘀咕了一声:

    “是挺小的……”

    李长苏眼睛一瞪,只是还没有说话呢,就听到房门突然之间被打开,紧跟着吴指挥使又探进头来,李长苏赶忙抬手又将胸口捂住,侍女小年则是一下子拦在了李长苏的面前,虽然她那个矮小的个头什么都挡不住就是了。

    就听到吴指挥使充满了歉意的说道:

    “抱歉,抱歉,这门刚才给我踹坏了,一推就开了,我回头找人过来给你们修。”

    吴琼说完,看着面前李长苏的表情和小年的怒视,赶忙退了出去,走到了门口之后,自言自语了起来:

    “奇了怪了,这李长苏怕不是个基佬吧?怎么感觉他刚才还在害羞啊……”

    吴琼觉得有点奇怪,但也决定不想那么多了,也就在吴琼离开之后,身后的房门很快打开了一个小缝,小年从里面悄悄探出头来,在看到了吴指挥使确实已经走掉之后,这才回去屋内,用东西将房门抵好,对着李长苏说道:

    “郎君,放心吧,吴指挥使走了,郎君快把衣服先穿上。”

    李长苏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

    吴琼转头就将李长苏的事情给抛之脑后,毕竟那也太平了,根本就不会想到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倒是看到了方才那个侍女小年,对她主公李长苏的态度,让吴琼对他们两人的关系稍稍有点了解了。

    照顾侍女,那不就是暖床单的吗!

    也就是武稚是女人,不然换自己去当皇帝,那身边什么上官女官,什么下班女官的,但凡是个女的,那都不可能幸免,都要试试深浅,告知长短才好。

    吴琼美滋滋的这样想着,一边可惜着自己只能当女皇帝,不能当男皇帝,而另外一边,就见到一个锦衣卫小跑着过来,随后拿出了一张字条,递给了吴琼。

    “吴指挥使,这是我们安插在辽东的锦衣卫,送来的情报。”

    吴琼眉头一皱,随后拿起了情报仔细看了起来,随后一惊:

    “裴谦到了辽东了?!”

    那个锦衣卫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我们的人确确实实的在辽东看到了裴谦。”

    吴琼摸着下巴,寻思了起来,这裴谦是武稚的师叔,以前也是跟着武稚父亲一起打天下的,很有名气。

    只是十几年前失踪,杳无音讯,后来被吴琼遇到,发现这裴谦流落到了日本,不知道怎么的又做了倭人的俘虏。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裴谦认识【墨】字木牌。

    这个木牌是往返上泸和大周的关键所在,而且似乎,也和武稚关系密切,无论如何,吴琼都得弄清楚。

    “查!立马给我查裴谦的具体下落!”

    吴琼当即密令,而锦衣卫点点头,问道:

    “那找到裴谦之后,该如何处理?”

    “就说吴指挥使有请。”

    吴琼说完之后,顿了顿,继续说道:

    “要是不愿意来,就来硬的,打晕了绑好,该上要上药,总之就是扛,你们都记得把他给扛到我面前来。”

    “诺!”

    那个锦衣卫离开之后,吴琼寻思着这个裴谦突然之间来辽东做什么,而且这么短时间,就在大周发现了裴谦,说明这人是从倭人那边脱困之后,直接就来了辽东啊。

    辽东现在乱成这样,他都赶来,难不成他是杀手,接了什么单子?

    吴琼也只能这样子想着。

    而接下来的几天里,从各个地方连续不断的有各种各样的情报汇聚过来,而后经过汇总处理,最后开会,做出正确决断。

    吴琼和武稚两人,可以说是密切配合,非常默契,将一切都安排的紧紧有条的时候,而高句丽和匈奴人的交锋,也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大周这边,自然也不会闲着的……

    作战会议室。

    “什么?情报准确吗?匈奴人真的把聊城给围了?”

    吴琼看着地图,这聊城就在东城北方不足十公里处,军队行军的话,一天一夜也就能走到。

    而下面的那些将军们也是议论纷纷了起来,李长苏在边上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他们原先就决定,等到匈奴人占据了高句丽的城池之后,他们紧随其后将城池占据下来。

    只是吴琼见到他们这些将军们一个个的,好像并不是很乐观的样子啊。

    有将军就站了出来,拱手说了:

    “吴指挥使,这聊城乃是高句丽在这一代附近的粮仓重地,这匈奴人若是攻下了聊城,恐怕会实力大增,我等想要占下聊城,也定然会付出惨重代价的。”

    其他将军们也是纷纷说道:

    “是啊,这聊城易守难攻,想要拿下来可没有那么简单。”

    “没错,若真是被匈奴人打了下来,我们再想夺回去,就难上加难了。”

    “还是应该帮助一下高句丽人,让他们在辽东多撑一会才是。”

    只是这些将军们说话的时候,身为统帅的郑国公,则是摸着胡子,不断沉思着。

    吴琼则是看向了郑国公,询问道:

    “国公大人,你看怎么办?”

    吴琼虽然是钦差,还是天子亲派的,但毕竟名义上在这里主持大局的,毕竟是郑国公,而且吴琼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肯定不会和郑国公抢功劳的。

    郑国公倒是另外的想法,虽然统帅是他,但再大,还能大过天子派下来的吴指挥使吗?

    郑国公又不是李广胜,他自然明白天子的用意,况且这位吴指挥使也确实是少年英雄,自己的女儿,洛清郡主,之所以不用去高句丽和亲,也都是托了吴指挥使的功劳,所以郑国公对于吴琼,那是十分感激的,当即就说了:

    “吴指挥使,您怎么看?”

    吴琼一愣,他本来想把皮球踢给郑国公的,但是没想到郑国公居然把皮球又给踢回来了,吴琼有点犯难,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这聊城,听上去似乎颇为重要,但听各位的意思,似乎这聊城难打的很啊,我们不能让匈奴人攻下?”

    吴琼这么一说,下面就有将军说了:

    “吴指挥使您有所不知,这聊城难打确实是难打,但具体的,还是因为这聊城里面,有高句丽积攒下来的很多粮食,作为这附近的粮仓之一,这匈奴人若是拿下了聊城,定然会实力大增,我等再去进攻聊城,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又有将军跟着说道:

    “是啊,而且这匈奴人就算是打不过我们,他们拿了足够多的粮食,只需要坚守几日,将粮食全部都给带走,就可以弃城走人了,但他们把粮食拿走了,我等拿了城池,其实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啊。”

    “是啊,而且那些匈奴人拿了粮食,定然就变得更强,头曼单于有了威信,让他们团结起来,对我们大周不利啊。”

    “应该帮一帮高句丽人才是。”

    那些将军们都这么说着,就连李广胜都说了,不能让聊城丢给匈奴人。

    而吴琼听了之后,看向了李长苏,李长苏见到吴琼望过来,就知道吴琼是询问自己的意思,很快就占了起来,然后说道:

    “这聊城固然重要,但也正好是个诱饵,这匈奴人袭击聊城,无非就是为了聊城里面的粮食,但那些粮食,匈奴人想要,莫非我们大周不想要吗?吴指挥使,郑国公,你们不想要吗?”

    李长苏说完,郑国公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吴琼,吴琼当然是点头啊,但凡是能从高句丽头上拿到好处的,那他吴琼都想要,他恨不得和那个高建武多见几次面,让他多拿点高句丽的特产来贿赂一下自己,没准大周的财政问题就解决了也说不定啊。

    虽然自己已经在用武稚的身体,在那边主持酿酒的工作了,但想要等到酿酒赚钱,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可以。

    吴琼自然是跟着说道:

    “要是真的能拿下那些粮食,我自然也是想要的啊。”

    李长苏笑了笑,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匈奴人攻破聊城,然后我们跟着进去,将粮食占为己有就好了。”

    李长苏刚刚说完,好几个将军就跟着说道:

    “这不可能,这聊城易守难攻,即便是匈奴人刚刚打下聊城,我等跟着去占据聊城,也是不太现实的事情,而且要是派遣大军的话,光是靠近就会被匈奴人发现的。”

    “没错,想要拿下聊城,实在是难上加难!”

    吴琼看向了李广胜问道:

    “李广胜,从方才开始就没有见到你说话,你可否有什么锦囊妙计,就不要藏私了,快快说来吧。”

    李广胜没想到吴指挥使会问道自己,随后就出列说道:

    “要说锦囊妙计,末将也确实是没有,但长苏先生所说,倒确实是最佳方案。”

    那些将军们又争论了起来,吴琼见到大家都没有什么好的思路,李长苏本来想说话,吴琼没看到李长苏的表情,倒是自己试探性的说了一下:

    “既然大家没什么好方法,其实,我有一个好方法。”

    郑国公眼前一亮,说了:

    “还请吴指挥使,快快指教。”

    “指教谈不上,前段时间不是一直有人在传我是神仙吗?”

    吴琼有点不好意思,但为了大周,今天不得已要装逼了,就跟着说了:

    “那我就做一次神仙好了。”

    ————————

    数日后,夜幕下,一群群的大周士兵们,正在吴琼的带领下摸黑前进。

    面前是一个刚刚结束厮杀的战场,尸横遍野,四处都可以见到匈奴人和高句丽人抛下的尸体。

    这里是距离东城大约不到十公里的地方,原本是高句丽用来储存粮食和物资的城市,匈奴人将这里包围了一周的时间,随后就攻破了城墙,又经历了一天的厮杀,守城的高建武,才终于扛不住压力,随后带着残军败将们,光速逃离了。

    既然守军都不在了,那匈奴人自然是进去之后大抢特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当匈奴人在大肆抢掠的时候,吴琼已经带着一千精兵赶到了城外。

    倒不是说吴琼不想多带点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多带点人,辽东十城城墙上那都必须要有人守着,最主要的是,人多了,容易被匈奴人发现。

    吴琼在高地上,正看着下面的城池,李广胜也跟在边上,抬起手,小声说道:

    “吴指挥使,您看前面那个南门,就是匈奴人这几天仰攻的城门,而那边的东门,才是今天破城的地方,好家伙,不得不说这匈奴人攻城有一套的啊!他们趁着东门人手少,直接突破东门,当时就杀的高句丽人丢盔弃甲,白日里看的我是热血沸腾啊!”

    李广胜在那边摩拳擦掌,满脸兴奋表情。

    吴琼虽然听不懂,但也跟着附和了几声,随后见到前面有人跑来,小声说道:

    “吴指挥使,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好,很好,城内情况现在如何?”

    吴琼关心的问道,而对方很快说了一遍。

    和吴琼预料的差不多,那些匈奴人进入到了城池之后,就开始巩固城防,随后收集起了物资。

    真要是常规方法的话,还真的没可能短时间内拿下聊城的,不过没关系,吴琼有杀手锏。

    火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