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女帝背后的男人 > 0304.伺候朕沐浴更衣(求全订求月票)
    事情虽然发生的很突然,但吴琼也还是第一时间给安排妥当了。

    他让嬴家那边派人来送自己。

    武稚之前便已经从吴琼那边知道嬴家的事情了,但这还是武稚第一次自己和嬴家的人进行接触,对于这些很可能与大周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家族,武稚也十分好奇。

    比如嬴家人的武功,很有大周路数的感觉,还有嬴家人的【墨】字木牌,也和大周的天山木牌如出一辙。

    那边璐璐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衣服,然后拿着包包就开门往外走,一边回头对着“吴琼”说道:

    “就算跟欧阳雪去旅游,也要时时刻刻想着我。”

    武稚一愣,不清楚这璐璐是如何说出这样肉麻的话的,而对方已经很快关上房门,然后快速离开,连早饭都没有吃。

    而璐璐前脚刚离开,后面就有人来敲门了,武稚走到门口,就看到芊芊正背着书包站在门口,皱着眉头说道:

    “吴先生,我您昨晚的吩咐,带人来接你了。”

    武稚点了点头,随后又听到芊芊解释说道:

    “我背书包是因为我等下要去上课,我还是上财的学生,吴先生您应该还记得吧?”

    芊芊这么说着,但武稚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这种事情,只是简简单单的回应了一句:

    “哦,走吧。”

    芊芊愣了一下哦,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今天的吴琼先生,格外高冷……

    ————————

    上泸机场。

    欧阳雪站在机场门口,正看着面前车辆来来回回停在门口,下客,随后又继续离开。

    虽然知道还没有到约定的时间,但一直没有见到吴琼过来,欧阳雪还是等的有点着急,不过很快就有一辆车子停在了门口,然后就见到“吴琼”打开门走了下来。

    而芊芊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对着下车的“吴琼”说道:

    “那么吴先生,祝您旅游愉快,再见。”

    芊芊说完之后,汽车很快就离去了,而欧阳雪看着空着手过来的“吴琼”,又看了看离开的芊芊,随后问道:

    “怎么是芊芊送你来的?”

    “这里太远了,没有车子不方便。”

    武稚按照信里面吴琼告诉的说辞,如此说道。

    欧阳雪并没有再多问什么,而是说起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但武稚能听得懂的有限,比如什么过安检,拿票上飞机,起飞会不会耳鸣,要不要晕机药,乱七八糟的,武稚真的是没听懂。

    除了“嗯”“好”“嗯”之外,就只是坐在候机平台的地方,一边等待一边期待着。

    毕竟飞机这种东西,可是能够直接飞在天空中的铁皮啊!

    武稚就连想象都无法做到,那些名叫车子的东西,就已经很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如同仙术一样,而飞机这种东西,那真的就已经是仙术了。

    而这一次,有机会能够亲自上一次飞机,武稚自然亲是期待无比的。

    武稚的运气也算不错,飞机并没有晚点,而是罕见的准时抵达,其实早在候机平台的时候,武稚就已经看到了身形硕大的飞机起降在机场之中的画面,对于武稚内心的震撼那是不用多提。

    上泸总能给自己一些新的惊喜。

    而轮到武稚检票上机的时候,她更是期待的无以复加,只是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近距离的看一眼飞机,结果从候机平台穿过了一个像是桥洞一样的狭窄通道,紧跟着就有穿着超短裙的空姐微笑着接待自己,不过那个空姐看到了自己之后,愣了一下,随后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声:

    “好、好帅啊……”

    武稚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里的女人怎么都这么不知检点,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夸赞男人长得帅?她是想干什么?

    “帅哥,我想加你微信,可以吗?”

    对面那个空姐直截了当的这样说道,随后还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这种事情武稚不用想都知道肯定要拒绝啊!

    “不好意思。”

    武稚看向了欧阳雪,又看向了空姐,说道:

    “我夫人在这里,还请你注意一下自己。”

    而边上正在内心纠结,想着吴琼万一要是当着自己的面,加了这个空姐的QQ,那岂不是背德的虐恋,心中感觉到复杂情绪无以复加的时候,听到“吴琼”说出这句话,心里那是一阵感动和温暖。

    当即就想扑过去,抱住“吴琼”好好地腻歪一下,但是在这一路上,“吴琼”似乎都非常抗拒自己做出什么亲密的举动来。

    欧阳雪当即就明白了,看来今天的“吴琼”,是那个高冷一点的人格啊。

    欧阳雪想到这里,很想跟“吴琼”提一下有关于去看心理医生的事情,但看到“吴琼”那冰冷的眼神,还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欧阳雪所有的话都憋回去了,那是被“吴琼”的气势压得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的。

    不仅如此,坐在这样的“吴琼”身边,那种被支配的感觉,也让欧阳雪感觉到身心舒畅。

    而吴琼本人的帅气,以及武稚的气质,两者相结合到一起的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那个男人好帅啊。”

    “是啊,第一次见到这么帅的男人。”

    “好像去加一下微信啊,但边上那个好像是他老婆。”

    “好可惜啊……”

    “等一下,这人好像是吴琼啊!”

    “吴琼?是那位之前和大明星璐璐有很多互动的吴琼吗?”

    “我在网上见过,比网上的人还帅啊!”

    那些人说着话,让武稚皱起了眉头,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长得帅为什么有这么大的烦恼?

    虽然吴琼也确实是很帅就是了。

    而一直听着吴琼被夸赞的欧阳雪,此时内心的喜悦也是不用多提。毕竟自家男人被夸赞,轮到谁都会感觉到很开心吧。

    就在大家都纷纷望着“吴琼”,甚至偷偷摸摸的拿出了手机来拍照的时候,飞机也在一阵温馨提示之下,准备启动了……

    ————————

    大周,未央宫。

    “好累……”

    吴琼整个人瘫倒在了伏案上,随后感觉到胸口的柔软挤压在伏案上,有点难受的感觉,又不得不直起了身子,然后疲惫的伸了一个懒腰。

    他才刚刚下了早朝,而这一次早朝,直接就从半夜一口气开到了快中午的时间。

    吴琼几乎是刚刚才跟武稚互换时间没多久,大概也就半夜四点左右,就被喊起来去上早朝了。

    以前虽然也都是这个时间点,但上午下了早朝,一般在七八点左右,运气好还能睡个回笼觉,而这一次的早朝,直接就开到了中午,那这还睡个什么觉啊。

    早朝说的事情很多,兵部那边要钱要人要粮,而且还要的理直气壮的,因为辽东战事一片大好,让他们腰杆邦邦硬。

    户部那边,萧复直接就摊手了,没钱,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其余部门也不给吴琼省心,总之事情一大堆。

    而最让吴琼花费时间的,就是在长安城建设新城的事情,身后那片深山老林,已经在建工业区,有山有水,简直就是工业区的最佳选地。

    杂七杂八的各种各样的事情,都需要皇帝亲自拍板决定,毕竟这是武稚最上心的一件事情了。

    不仅如此,新推行的科举考试,也并不是很顺利,虽然吴琼和武稚商量之后决定,要推行科举,打破现在的门阀士族对官场权利的垄断,打通上下阶层的通道。

    不仅如此,还要借着科举考试,来潜移默化的推行新文化运动,也就是推行科学。

    吴琼的构想很好,但他忘记了,这里是古代,而且还是文化极度自信自豪的年代。

    唯我华夏,尔等皆蛮夷耳。

    况且,吴琼所要考试的那些涵盖了数学,物理,化学,哲学,甚至连造房子,打铁,种地等等都涵盖进去的,这些基础学科的杂七杂八的行测申论,也根本就没有多少大周人能理解啊。

    孔孟之道起码还有大量的经文典籍可以学习借鉴,但你说这行测申论有什么书本典籍吗?

    压根就没有啊!

    吴琼其实也考虑到这一点,但现在想要快速的丰富那些典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够自己慢慢的往大周这边挪腾了。

    总之就是真的当一次文抄公好了。

    那些诗词歌赋先不着急抄,陶冶情操很重要,古诗词也很优美,但比较起这些,如何快速发展大周生产力,科技力量,让老百姓吃饱饭穿暖衣,让大周能够更快的跑步前进,只有这些东西,才是值得吴琼现在文抄公的东西啊!

    吴琼都已经计划了,回头就把初中为止的教科书全都抄过来,那些集合先辈们教育精华的东西,才是大周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曾经吴琼看过一篇文章,说是只要把中国的义务教育内容给念完,你甚至都可以去制造核武器了。

    当然这句话开玩笑的成分居多,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的义务教育,确实涵盖的内容非常的多。

    至于为什么一开始不上公务员考试的内容,那当然也有啊,但是其中不少的内容,难度实在是太高了点,对于现在的大周古人来说,一上来就搞难度那么高的,不一定能接受的了。

    所以先从小学内容开始学起,是个不错的选择。

    吵闹了一上午,可算是把政务都给处理完毕了,也已经没有时间睡觉了,来到了书房之中,吴琼那是发呆了半天,愣是没有写出一个字来。

    阿拉伯数字,乘法口诀之类的,倒是没有问题,但更高深一点的,就没有办法了。

    全都换给老师了,吴琼甚至连勾股定理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该死的,说好的穿越者记忆力都是开外挂的呢?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立马外挂到账,连个公众号看的垃圾推送内容都能记得一清二楚才对吗?

    吴琼努力了半天,确定自己确实没有办法仅仅依靠记忆力,写出些什么有用的理科东西之后,还是决定回去再看,然后默写出来的方法,或者干脆让武稚来默写,她不需要理解,只需要默写就好了。

    这个武稚擅长,这家伙的记忆力就跟开了外挂一样,吴琼怀疑穿越者光环的外挂开到她身上去了。

    吴琼索性不管这些了,天气寒冷干燥,正是洗澡的好时候啊。

    吴琼的眼光,瞄向了边上的上官女官……

    边上的上官女官看到天子下了早朝之后疲惫不堪,随后又在书房愁眉不展,唉声叹气,随后直接趴在了桌子上,看的上官女官那是心惊胆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天子是不是心情不佳之类的。

    正想着要不要询问一下的时候,竟然就见到天子看向了自己,而后表情古怪的轻声说道:

    “上官啊,朕要沐浴更衣。”

    上官女官一愣,随后建议说道:

    “陛下,马上就到午时用膳的时间了,是否在浴池用膳?”

    吴琼那是立马点头,酒池肉林,岂不美哉?

    “好啊,就这么办,走走走,这次多挑选几个美貌女子来服侍朕沐浴,这几天真是累得不行啊。”

    天子一边兴奋的这样说,一边拉着上官女官就朝着浴池方向走了过去……

    ——————

    大周,辽东。

    “杀!”

    李广胜站在校场之上,一声令下,眼前跪了一排的匈奴人瞬间就人头滚滚落地。

    这些都是最近一次战斗中,李广胜所俘虏的匈奴人。

    他们是一支原先受到吴指挥使支配,不过后来他们又反叛大周的匈奴部落,李长苏在确认了他们应当是铁了心不愿意接受大周操纵之后,就让李广胜趁着一个大好的机会,将他们给伏杀了。

    至于这些匈奴人,既然都已经铁定是敌人了,那自然是一个不留,杀了之后全都做成京观,震慑敌军。

    说起吴指挥使,李广胜那是佩服的不得了。

    打了这么多年仗,李广胜真的是头一次遇到这么顺畅的战斗,来了辽东几个月了,预想中的残酷战斗压根没有,反倒是那些匈奴人,被吴指挥使耍的团团转。

    而需要打硬仗的时候,吴指挥使更厉害,直接就上了一个叫做霹雳雷的东西,炸的他们是人仰马翻。

    就是不知道吴指挥使现在人去哪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