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东海迷踪 > 第三十章 极刑
    既然祖父的内伤已经痊愈,我现在也并非手无缚鸡之力,我便和祖父提议主动出击,干掉带给我们威胁的老头,并将五女山城的秘密公之于众,还这相邻两县一方净土。

    经历过这次的幻境修行后,我的心态积极了很多,祖父对我的成长赞赏有加,同时也认为不能再坐以待毙,先前的攻击可能只是一个幌子,此人仍在完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事不宜迟,尽早打算。

    就在我和祖父制定计划的时候,祖父怀中的通讯贝壳有了反应,祖父脸色一变,告诉我养马的老徐死了,李队长觉得老徐死法蹊跷,恐怕事非寻常,所以询问我祖父的意见。

    这年代古道热肠的人不多了,老徐算一个,没想到竟然死了,果然是好人没好报,而且我有预感,这件事与我们有关,伤心的同时更加痛恨那个玩弄阴谋的家伙。

    祖父与我简单收拾用具便离开山城,没有撤去门口阻挡灵体的布置,以防宵小闯入。外面有了信号,我准备给张全打个电话,让他开车来接一下,没想到这一下子好几十条短信,绝大多数是我父母发来的,原来这一晃,我和祖父在洞内待了十一天,父母联系不上我所以有些着急,也怪我进山之前没给二老交代好,于是趁等车的间隙连忙给家里去了个电话。

    我目前收到联络,激动地又哭又笑,把我好是一顿责骂,我父亲则淡定许多,问我是不是跟老头子出去鬼混了,这我哪里敢承认,连忙找了个借口,说自己最近正在效仿古人生活,智能手机这种东西是第一个要克服的,父亲让我最好清醒些,差不多就回家好好工作、结婚、生孩子,别一天整那些有的没的。

    祖父在一旁听着,也没敢出声,眼看到了山下,一辆巡逻车已经停在路边等候,我赶忙找理由搪塞过去,嘱咐二老不必为我担心,注意身体云云,然后赶紧挂了电话。

    张全正打开窗子抽烟,眼睛直勾勾的,不知道想些什么,我们都走到跟前了他才反应过来,赶忙下车帮我们接过东西,又给我祖父开了门。

    相隔十几天,我再次见到太阳公公,又才给父母通了电话,心里十分兴奋,见他满面愁容,便向他打趣:“咋的,十几天没见我,不开心?”

    他苦笑,说他实在是没有心情,先上车,上车…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有些得意忘形了,他们警方应该在为老徐的案子焦头烂额,连忙问他现场的情况,他并不回答,只是嘴里一直说:太惨了,太惨了。

    看样子老徐的死法一定过于惨烈,不然张全这个乐天派断然是不会有这种反应的。

    没了老徐的马拉雪橇,我们只能绕行大路,从老黄岭下去再往北走进到乡道,就是清河城镇,穿过清河城就是望城,整个绕着老黄岭跑了一圈。

    进村的路上,积雪被清理的很彻底,看来祖父上次给李队长的建议被上头采纳了,不过可怜的老徐却再也看不到了。

    老徐出事的地点在自家马场,在村里一座山脚下,离李岚峰家有些距离。车子开过去的时候,围观群众把马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张全只能把车停在一边,和我们一起走到现场。

    刚走到人群外围,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嚎就钻到我耳朵里,一名妇女瘫坐在堆满玉米杆的地面上,怀里抱着一个血葫芦,仔细一看,竟是那满脸胡茬的老徐!

    不仅如此,偌大的马场里横陈着五具马尸,皆被开膛破肚,鲜血和肠子流了一地,隐约还有热气冒出。它们的后腿上都绑着一根麻绳,绳尾打结,一根上面空无一物,另外四根分别绑着双臂和双腿,而中间的空地上躺着一件血淋淋的破棉袄,破棉袄下鼓鼓囊囊,各类器脏混杂着鲜血,让人难以直视。

    我感觉一阵眩晕,头脑中蹦出两个字:车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